Orbit

「肯愛」就有希望 陪伴憂鬱症找尋治癒之道

  • 2018-07-10
  • 郭 馨惠

This is an image
@照片來源:肯愛協會提供。

【政大之聲記者康芷芸的專題報導】

  台灣在世界憂鬱症統計中為盛行地區,根據中央研究院的資料,台灣憂鬱症比例自1990年的11.5%上升至2018年的23.8%,約四人中就有一人得病。資料指出逐年增加的數據說明台灣人民的心理健康惡化,主要與台灣近二十年來的快速經濟轉型、產業外移導致的就業市場萎縮等經濟情況高度相關。十三年前,一群在候診間結識的憂鬱症病友,為了尋找治療方式,創立台灣第一個由憂鬱症病友所成立的民間非營利團體「肯愛協會」。

  憂鬱症病友往往會因為找不到適當的療法而困擾,肯愛協會創辦人暨現任秘書長蘇禾十三年前,在候診間的對話中,發現這個困境,他認為一個可以為病友尋找治療方法的團體才是解決之道。他分享當時身為病友的他創立協會的初衷:「這麼樣的一個疾病,他的困難度超乎我自己的生命經驗,只能在這個疾病面前謙卑下來,一起找方法,激勵了對方也激勵了自己。」協會在多年的努力下,透過廣播等方式宣導健康知識、穩定陪伴相關團體,並協助許多憂鬱症病友找到出口,受惠無數民眾。

  協會整體服務內容皆契合自行設計的黃金三角—調身、調心和調息,透過運動以增強身體憂鬱免疫力、協助疏理個案的心理,並陪同練習氣息調節。策畫課程的肯愛協會社會工作部組長文駿騰針對氣息練習說明:「調息的部分,在於說身理跟心理的整個構造部分有個呼吸上的調節。」他認為透過此基礎可以達到身心靈平衡的目標,政治大學輔導諮商研究所教授傅如馨對於該協會的設計給予正向的評價:「呼吸也是呼應說現在很重要的治療,正念的,可能關注當下,從呼吸開始,減低焦慮狀態更接納自己,所以整體來說是蠻完整的協助。」目前,協會以黃金三角為基礎,延伸出陪伴憂鬱症個案、關懷高風險低資源族群等工作。

  蘇禾表示憂鬱症是自我攻擊型的疾病,導致病發病患容易封閉自我,因此陪伴成為病友的重要需求,傅如馨對此提醒:「對於越嚴重的憂鬱患者有時候在接觸上會覺得像是無底的黑洞,因為會覺得怎麼樣幫助,似乎他都還是很負向還是很憂鬱,幫助別人之前自我照顧要做好。」除了自身照顧,他也提醒陪伴者不要將責任扛在肩上,而是與專業合作。另外,他也指出,因為大眾容易對憂鬱症有汙名化的現象,擁有對該疾病的基本理解也是一大重點,憂鬱症病友翎翎陳述他過去的經驗:「當有一天說我有憂鬱症,他們就會說,啥!你有憂鬱症,看不出來耶,他不是一個帶有攻擊性的語言,但在我聽起來就會有點受傷,對阿就是我不該有憂鬱症。」汙名化的行為容易對病友產生二度傷害,但傅如馨也表示,近年來,憂鬱症因為社會開放與資訊宣導等方式慢慢洗刷汙名,大眾也更清楚如何正確地陪伴病友。

  蘇禾認為目前社會普遍存在對於生活的疲累感,在這其中其實早已包含憂鬱的因子,面對這樣的情況,他鼓勵大眾:「有時候我們情緒會摔坑,但我們一定有機會好起來,最重要是保持希望、不要放棄。」未來,肯愛協會將堅守「為病友尋找治療方法」的目標以維持長期陪伴計畫,他希望秉持「肯愛就有希望」的價值,傳遞正確的觀念,去除社會對憂鬱症的汙名,不只讓陪伴者知道如何去愛,更讓病友本身去愛自己,給予台灣憂鬱症環境一道溫暖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