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政大之聲實習廣播電台

社會大眾長年的誤解 社工吐露溫暖背後的無奈

  • 2022-12-28
  • 韓乃欣
這是一張圖片

◎社工不是志工,也不是超人,是學習社會工作專業知識的職業人員


【政大之聲記者林詩祐的專題報導】


  「他們(民眾)就會把社工跟志工搞混,我記得就很常被個案問說:『哎,你們做這個有錢領嗎?』 」、「哦,你做社工,那你一定很有愛心,或者是你一定很有耐心」社工碳碳(化名) 和辛巴(化名)都無奈笑著說出社會大眾對於社工行業的誤解。近年來,政府積極推動社會福利政策,從社安網1.0提升到2.0,台中市政府密集舉辦相關活動,台南市府近一個月以來更是廣泛布建多處社會福利服務中心,期待將溫暖灑進社會每個黑暗的角落,但作為第一線支撐起整個社安網最重要的基層社工,社會大眾卻往往對他們不甚了解,而他們的無奈與辛酸只能被掩蓋在永無止盡的社會案件之下。

  談到社工的工作生態,多數人會先將焦點放在社工高工時、高案量、高壓力、高風險與低薪資的工作環境,然而這些原因有時並不是壓死社工的元兇,辛巴(化名)說出同事離開社工圈的心聲:「跨專業合作上面相較於其他的專業,社工是相對感受最不受重視的一個專業,然後就會感受到那個無力感,那即便你有再多想要對個案服務,或者是你有再多的想法,都會因為這個無力感而想說算了那就不要做了。久了之後,就會對這份工作沒有興趣跟熱忱。」政府與社會對社工行業的忽視與不尊重,無形間變成澆熄社工熱情的罪魁禍首。除了工作上的無力感之外,更多社工反而是對自身價值產生失望,碳碳(化名)說:「大家(個案)會有各種不同的期望,我覺得就是在工作上面沒有辦法常常滿足他們的期望這樣,會懷疑自己,沒有辦法幫助到他們。」因為法規與資源的限制,使社工無法達到每個服務對象的期待。失去自我肯定和成就感,社工的自我的期許在一次次受阻後便逐漸消磨殆盡,最後只好帶著遺憾離開社工圈。

  社工在職場上面臨的工作壓力與背負的個案期待,台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教授兼系主任吳慧菁提出她對於社工體系的建議:「我們的工作我們還是期待一人多工的狀況,可是我們好像比較不會去把那個工作的任務區分出來不同的類型,或以服務哪些的人計酬的狀況。 」她認為,若將任務內容拆開,由不同領域的人各自負責自己專業的項目,不只能將服務內容做得更加精緻,也可以降低社工個人處理案件的負擔,創造更友善的工作環境。吳慧菁也進一步強調,讓社工感受到來自社會和身旁同事的支持與讓他們可以在專業上有所發揮,也是未來社工職場邁向更友善場域的一個重要因素。

  社會工作者,是一群具有社會工作專業知識的職業人員,他們不是志工,也不是超人,沒有義務去承擔來自社會的輿論究責,也沒有超能力去接住每一個即將從社會邊緣墜落的人,台北市政府社會局科長陳怡如表示:「我常說社工在助人服務過程當中,它是生命碰觸生命的經驗。那特別年輕的社工,他可能自己生命經驗還沒有經歷那個過程。」社工只是普通人,同樣需要關愛與幫助。作為社會大眾,我們能夠協助的是體諒社工的辛勞,與理解現況下的侷限,讓這群願意走入社會角落的天使能被看見,也能夠享受到社會溫暖陽光的照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