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十五分鐘互相對視 凝視實驗找尋人的連結

  • 2018-07-10
  • 郭 馨惠

This is an image
@照片來源:凝視實驗台北場提供。

【政大之聲記者林毓琳的專題報導】

  「眼神交會是建立連結最快、最直接,但是也最脆弱的方式,我們眼神一但對上了連結就建立了,但是一旦移開就斷掉了。」5月26日下午,探討情感關係的粉絲專頁「小事一件」,舉辦第一場實體活動——凝視實驗,邀請民眾藉由凝視陌生人,探索眼神所構築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凝視實驗源自於2010年美國藝術家瑪麗娜的行為藝術,她歷時三個月一動也不動地坐在展廳中,與來往的訪客互相凝視,只用眼神交流。受到此次展覽的啟發,各地城市也成立團隊舉辦凝視實驗。小事一件筆者,同時也是凝視實驗台灣場主辦人藍凱柔起初抱著好玩的心態,將凝視實驗引進台灣,她認為人與人之間的連結鮮少被探索或是特別注意,希望透過凝視實驗,加深大眾對人際交流的體會。
 
  活動開始後,民眾倆倆入座,對面坐的都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從三分鐘開始暖身凝視,在實驗過程中眼神只能專注地盯著對方,不能說話也不可以故意嘻笑,但可以自然地活動身體,只要保持眼神專注即可。回合結束後,凝視的時間逐步延長為五分鐘、十分鐘和十五分鐘,使參與者能漸進適應與陌生人對視。實驗結束後,藍凱柔發現參與者並非都能透過對視有所收穫:「發現一個沒有看到東西,但是一個看到好多東西,所以我後來就發現並不是每個人都是來拿東西的,有些人是來把東西交給別人帶走的。」她認為凝視實驗只是一個平台,讓參與者進行自己的行為藝術,每位參與者不同的生命歷程將在凝視和被凝視的個體間流動,激盪交付與承接的可能。
 
  凝視實驗參與者建林描述他當時的想法:「我一開始都會先去在意對方希望傳達些什麼給我,或是我可能可以在他眼睛裡得到一些什麼樣的回應。」實驗過程中有的人向外探索,從眼神接收對方的訊息,有的人則是自我覺察,從對方的眼睛看到自己。本次活動志工姵慈將實驗作為一場自我對話:「我在看的時候會把它投射成某個時期的自己,真的很像自己在跟自己對話,雖然他沒有說話,可是我就是像在跟他對話一樣。」透過思考自己在對方眼裡的樣子,點出人際交流是雙向的凝視,人不僅會關注對方,同時也在意自己所呈現的模樣。

  凝視當下,參與者可能因為不習慣而產生不安感,但限於活動的規定必須忍耐,藍凱柔解釋:「他只是要讓你練習跟你內心的不安去共存,給你一個機會讓你知道,你有辦法跟心裡面的尷尬、焦慮長時間的相處。」藉這段時間,讓參與者練習體會當下,與不同的自己共處。參與者翔鉞則點出眼神交流是人類最原始的互動方式:「人類剛開始誕生的時候,就是用眼神用肢體語言的方式做互動,很明確的是這個活動可以讓大家回歸到最根本與人家互動的感覺。」現今社會多數依賴文字或言語互動,網路普及更使人們面對面交流的機會減少,凝視實驗的特點就在於讓大家放下語言,專注感受眼神所建構的訊息。

  主辦單位小事一件團隊致力探討人與人的互動,過往多數文章較聚焦愛情中的親密關係,活動主辦人藍凱柔進一步說明,希望透過凝視實驗的舉辦將人際交流探究得更全面,也藉由實體活動將討論從網路拓展到現實生活中,更真實走入民眾的日常。未來凝視實驗也將在全台各地進行,目標是每一個月都能夠在北、中、南部各有一場,讓各地民眾嘗試從實驗過程看見人際連結的更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