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傳統文化與環境保護的平衡 平溪天燈面臨轉型

  • 2019-03-20
  • 高 于婷

This is an image

◎當地居民將撿拾的天燈燃燒殘骸堆疊,大約有十個左右的竹框和鐵絲。

【政大之聲記者劉景沄、余盈蓓、許哲偉的專題報導】

 
  「一二三來放,祝你們心想事成!哇~」台灣的天燈小鎮平溪,每天都會聽見天燈升起時此起彼落的讚嘆聲。這些冉冉上升的天燈裡包含著人們的祈福,是台灣保有的美麗傳統文化。新北市觀光局行銷科長李力行指出平溪每年產生的實際垃圾量:「他們一年回收的竹框大概五十萬顆。實際回收率大概都抓八成。」也就是說,大約還有十多萬顆的天燈殘骸遺留,而這些天燈燃燒後落下的垃圾已經是爭論不休的山林悲歌。

  今年三月「地方創生的人們」在社群網站上發起「去平溪不放天燈」的活動吸引超過三萬人關注。活動希望透過網路串連進而使主辦方新平溪煤礦博物園區取消放天燈的活動,只保留賞螢環節,凸顯天燈施放的爭議性和大眾的關注程度。然而天燈對當地人而言是從小生活的傳統文化,在地業者余明郎回憶,以前鄉下甚至有舉辦競賽。如果因為環保目的而取消天燈活動更會影響平溪的重要觀光收入,當地的居民吳勝嵩說:「如果沒有天燈的話跟平常的那個鄉下一樣啊,就是剩下老人跟小孩子,因為這邊沒有工作機會啊。」為了保留平溪放天燈的文化並同時達到環保目的,政府單位在2012年通過《新北市天燈施放管理辦法》,針對施放的範圍、時間以及天燈的尺寸都有相關規範。不只是制定規範,「天燈回收」機制的效果也相當顯著,吳勝嵩說:「居民也會去撿,它那個可以賣錢。」一個掉落的天燈基座可以7到10元的價格賣給店家,讓店家回收再利用。
   
  但天燈遺留下來的垃圾依然龐大,文化銀行認為與其減少垃圾量,不如研發零垃圾汙染的環保天燈。文化銀行環保天燈募資發起人邵璦婷說明:「希望的是在兩個不同的價值觀中找到一個平衡的方式,那既然大家都覺得放天燈是不環保的,就來做一款環保天燈。」文化銀行去年二月在募資平台flyingV發起募資,三個月內就達成目標。文化銀行指出環保天燈燃燒後就會完全化為灰燼,不會再有天燈垃圾掛滿樹上的景象。
   
  實際上環保天燈並未普及化,走訪平溪、十分地區發現,現在天燈業者所販售的天燈都還是傳統天燈。遊客張舒婷提到雖然聽過環保天燈,但因為商家都沒有販賣或宣傳,遊客還是只能選擇傳統天燈。環保天燈在達成募資之後進入製作階段,直到今年初開始販賣成品。邵璦婷提到:「在整個平溪地區是只有林國和老師那一間店能夠買的到環保天燈的,那其他地方是沒有辦法買到。」環保天燈不只遇到不夠普及的問題,部分業者認為環保天燈仍然存在危險,進而影響店家接受程度。天燈業者林宜欣表示:「環保天燈主要的訴求是讓他能夠在天空上燃燒掉,萬一他在還沒燃燒完就掉下來,其實是更危險的事。」不過文化銀行作出回應,在安全的施放環境下,環保天燈能比傳統天燈飛得更高更遠,在天上燒掉的時間點其實相對安全。
   
  儘管文化銀行團隊研發出的環保天燈立意良善,不少平溪居民與業者仍採取保守態度。站在傳統文化與環境保護的天秤上,政府、業者與遊客三方的意識不平衡也使得平溪天燈轉型困難。:「That mean the traditions, so it’s kind of a nice tradition. It’s beautiful, right?(那是一種傳統,一個很好的傳統,它很美不是嗎?)」這是外國遊客David眼裡平溪的天燈文化,期望未來能在零污染的平溪小鎮,持續看見滿天的天燈,承載旅客的祈願冉冉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