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政大之聲實習廣播電台

回聲樂團-『少年的最後旅行』 台北場

This is an image

  【 樂評人:硬地街─天橋】

      今夜的Legacy特別不一樣,群眾們窸窸窣窣,並未如往常一樣,在開演前隨意坐在地上,Legacy也並未如往常一樣播放音樂,而舞台右側的紅色爵士鼓正發亮,似乎預告著今夜的不凡。

 
       八點二十分,藍色綠色黃色的光瞬間照亮現場,《夏日晚歌》作為第一首歌再適合不過,伴著主唱柏蒼唸誦詩句,
風車OK?你的蔚藍之海等,回聲一首接著一首不間斷演唱,群眾鼓譟又壓抑,乖乖地跟著台上,一首接著一首,等待著某一刻的來臨。
 
       終於,在
戀人絮語後,貝斯手小邱開啟了今夜的第一句話,同時也開啟了台上與台下的那道門。接下來連續三首快歌今夜的秘密集會時髦Dear John,不等柏蒼指令,台下便開始躁動跳舞,揭示了彼此的默契。
 
       隨著
天馬神風感官駕馭(鋼琴版)、巴士底之日等經典歌曲勾起群眾的回憶,現場也逐漸沾染一些些感動與不捨。吉他手尹均說完話了,鼓手春佑也說完了,時間不得不向前走,似乎來到了最後,但群眾怎麼能坦然離場?這次眾人口中不喊「安可」,而是喊著「Echo」。
 
       第一首安可曲
狩獵霓虹,柏蒼說到這首歌是寫給前吉他手冠文,彷彿正式預告了少年的最後旅行,真的要離別了,群眾也像是終於被允許哭泣,任淚水盡情流下。
 
       最後,「在這個浩瀚的宇宙裡,一千個人,在同一個時間...」,柏蒼話未說完,台下早已開始鼓譟,似乎知道「就是這首,真的是最後一首了」。
可能性作為最後一首歌似乎可以預期,但真切聽到最後一首時,台下的情緒依然爆表。「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最後一次,台上台下一起合唱,台下許多人哭了,而台上,尹均的臉也早已佈滿淚痕,但還是要說再見,回聲四個人,加上幕後工作人員,以及前團員Shipy,深深一鞠躬,告別。
 
       散場,燈亮。眾人緩慢拖著腳步,似乎不願醒來,一小群人擠在台前,等待著不會再亮的舞台,也忘記是誰帶頭,開始有人喊著「安可」,已走到門口的人開始回頭望,一瞬間,眾人重新塞滿Legacy,期盼聽到真正的安可。
 
       回聲再次步上舞台,「你們想要聽什麼歌嘛」,柏蒼無奈卻難掩感動。「我要Shipy!」台下喊道,Shipy也真的重新站上熟悉的位置。
夢歌,最後的最後,柏蒼早已啞掉的聲音仍用力地唱、尹均邊流淚邊solo、春佑如十幾年來那樣穩重地打著鼓、小邱站在KB前享受最後與Shipy同台,而台下群眾,用盡全力跳著舞。
 
       終於到了最後,柏蒼抬起頭、閉上眼,用力感受著台下的歡呼、打在臉上的光、背後刷扣對點的團員們、臉上的汗水。少年的最後旅行結束了,但也許正如春佑所說,少年會永遠活在每個人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