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政大之聲實習廣播電台

雙北復育稀有台北赤蛙  七年計劃至今首次野放

  • 2020-05-06
  • 政大之聲

This is an image

◎台北赤蛙體長僅3-5公分大小,背部金黃綠色或是綠色,體側和背部有極為醒目的白線,非常美麗特殊,叫聲是單音細小的「嘰」,不容易聽見。照片來源:新北市農業局 
【政大之聲記者莊宇玫、葉羿妤、王崴漢、邱亭珊的專題報導】

  為了復育保育類動物「台北赤蛙」,新北市政府農業局(以下簡稱「農業局」)與臺北市立動物園(以下簡稱「動物園」)從2013年開始雙北復育計畫。今年4月25日,復育的台北赤蛙首次被野放到新北市石門區的原始棲地,將成為未來評估復育成果的關鍵。

  台北赤蛙俗名雷公蛙,近年由於人為因素數量驟減,被列為保育類二級珍貴稀有動物。導致台北赤蛙消失的原因包含梯田陸化以及農藥使用,新北市農業局林務科暫僱人員李惠銘說明:「主要就是原先溼地的流失,大家都不耕作了,或者是說為了申請休耕補助,然後噴灑大量的除草劑。」參與本次復育計畫的國立臺灣大學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教授李培芬進一步指出,棲息地周圍森林被開發也減少台北赤蛙數量。

  在復育計畫合作中,動物園負責以人工方式圈養石門地區引進的台北赤蛙,並利用降雨和增加土地溫度,模擬繁殖環境。然而,剛起步時技術不純熟導致成果不佳,台北市立動物園兩棲館館長戴為愚表示,動物園經過兩年時間才掌握關鍵技術,成功在2016年觀察到繁殖數量增長。另一方面,農業局負責勘查合適的復育地點,利用動物園的觀察數據,以及委託台大生態所團隊,到各地篩選並營造棲地。李惠銘解釋,農業局選取復育地點時,傾向選擇沒有人為經營的濕地或是生態友善耕作的農地。但是穩定且不受干擾的濕地不易尋獲,讓友善農地作為棲地更具優勢,李惠銘提到:「農民本身就在執行生態友善農業耕作的方式,所以他可以維持在雷公蛙繁殖季節的時候有穩定的濕地,他也會透過人為的方式一直維持適合的濕地存在類型。」他也說,執行生態友善農業的農民對台北赤蛙有一定了解,因此接洽時大部分農民都樂意配合。
 

  首次野放是測試復育成果的關鍵,教授李培芬分享:「如果我們野放能夠成功,然後他也可以在野外長出青蛙,然後青蛙的量也達到一定的量,那也許這個算是一個比較正面的工作。」李惠銘則認為,台北赤蛙消失是人為導致,因此希望透過野放喚起民眾對於物種的認識,並推廣保育概念。但是,兩棲館館長戴為愚強調,野放後持續監測,了解台北赤蛙的適應力,才能夠評估復育計畫的成果。
 

  新北市石門出磺口農場是4月25日野放的地點之一,農地主人陳國志原先就進行友善耕作,不用農藥和少用化學肥料。陳國志長期投入復育其他物種,在去年和農業局接洽,開始合作復育台北赤蛙。為確保台北赤蛙的復育棲地不受污染,他對耕作更為謹慎,陳國志舉例:「我也不敢去隨便引水去灌溉這些田,包括我自己的田的話,我會另外去接那個水源,比較遠的地方的水源來做一個灌溉。」他表示,這樣是為了避免使用可能遭受農藥污染的附近水源。此外,陳國志肯定復育的重要性,他指出:「它(台北赤蛙)的物種越來越稀少了,快要滅絕了,你現在不早點野放讓它去繁殖,讓它在野外再適存的話,那這個東西是不是以後就不見了。」他也認為野放比圈養對台北赤蛙的繁衍更有效,並對這次野放的結果倍感信心。
 

  未來李培芬教授與團隊將協助台北赤蛙野放的後續監測,觀察台北赤蛙的繁殖數量。另外,李惠銘期望能夠在未來兩到三年之內,再次進行野放並逐漸向外呼籲宣導,鼓勵其他農民改善農地,打造更多適合生存的復育地點,確保台北赤蛙的繁殖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