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集結社會議題之聲 香港《九歌》計畫政大展出

  • 2019-11-28
  • 吳 佳昱

This is an image

展覽於政大藝文中心展場的佈置,牆上張貼台港藝術行動者姓名及香港社會運動痕跡。

【政大之聲記者陳謙、徐宇昕、葉婉宜的專題報導】

  由香港獨立音樂人郭達年與國立政治大學藝文中心合作主辦的《九歌:聲音文件集結4年展》從11月18日開始,展開為期一個月的靜態展覽以及五場由台灣和香港藝術行動者共同呈現的聲音展演。《九歌》是一項從2016年開始的聲音文件徵件計畫計畫雛形來自於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郭達年為了表達對中國建制的反動,開始籌組的文化性音樂活動,其中包含音樂祭和音樂刊物,但因為籌組過程中需要的各方意見不易整合,所以他發想出以聲音文件徵求形式進行的《九歌》計畫。
 
  「點解係一個文本呢,因為你淨咁聽歌做為娛樂咁嚟聽,當然就係一首歌,但如果你睇佢個文化史,睇佢個前文後理,睇佢整個人類生活嘅過程入面嘅狀態嘅話,呢首歌就好似一個標本、一個文本,可以讀到好多嘢出嚟。」(為什麼是一個文本呢,因為你只是純聽歌做為娛樂,這樣來聽的話,歌就只是一首歌,但如果你看它的文化史,看它的前文後理,看它整個人類生活的過程裡面的狀態的話,那這首歌就好像一個標本、一個文本,可以解讀很多東西出來。)郭達年說明,聲音文件可能是歌曲、談話、詩歌或大自然的聲響,他想讓聲音文件集結後形成「文本」,使得這些聲音不只是檔案,而是更能體現出人類生活樣貌、歷史與文化意義的文本。
 
  展場中除了播放歷年蒐集的聲音文件,也陳列裝置作品,其中由香港畫家陳清華製作的作品《六四刻》,把刻有六四相關運動參與者姓名以及抗爭詩句的印章,鎖在一個個懸掛在展場的鐵籠內。陳清華表示,《六四刻》不僅僅為了悼念因為參與社會運動而失去自由的人們,更釋放了她對社會不公義的悲憤:「喺戰場嗰度, 你既思維喺於進或者攻, 但係藝術當你唔喺嗰個當下, 藝術係可以幫助到抗爭,唔同嘅藝術表達, 係會深入其他在旁邊嘅人嘅心。」
在戰場裡面,你的思維是在於你要去進或者去攻,但是藝術是當你不在那個當下的時候,藝術是可以幫助到抗爭,這些不同的藝術表達,是會深入其他在旁邊的人的心。)她認為,任何形式的藝術表達,都可以是參與抗爭或傳遞訴求的工具,同時也能喚起民眾關注議題的意識。

 
  展覽期間,也有6組台灣的藝術行動者參與聲音展演,演出者之一的日月鳥,長期為台灣環境發聲,他的作品〈異議者的夜晚〉被收錄在2018年的《九歌》計畫。日月鳥指出,對應香港正值抗爭的時局,《九歌》計畫在台灣的展出更具意義:「九歌在這邊的一個展出,恰恰就是讓我們去體驗、反思我們的生活,它不只是講反送中,它講得是更大的對威權、對極權的一種防止和控訴。」政大藝文中心主任侯雲舒說明引入計畫到校園展覽的目的:「出了校園以後,你會面對非常複雜的社會,那你要怎麼在這個生活裡面找到一個可以安生立命的方式,那這個其實是我們這次引入這場展覽很重要的一個拋磚引玉。」她認為,台灣不可能置身於世界的變動之外,所以期許學生能夠透過這場展覽,思考如何面對社會的變動與衝撞。
 
  對於《九歌》計畫的未來發展,郭達年表示,計畫自始至終都沒有設定發展的方向,大眾的參與和作品集結的狀態,才是他認為重要的內涵:「我覺得亦都唔重要話九歌點樣, 總之有人出現, 拿作品嚟介入呢個九歌嘅集結先至有意思, 近代呢段時間嘅運動都係好類似嘅, 可能隔幾條街大家嘅諗法又唔同。 但係唔緊要我覺得最緊要係大家都在街上面既時候樣野先至有意思。」
我覺得九歌怎樣不重要,總之有人出現,拿作品來介入這個九歌的集結才有意義,近代這段時間的運動也是很類似的,可能隔幾條街大家的想法又不同了。但沒關係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在街上的時候這件事情才有意義。他認為《九歌》計畫就和社會運動一樣,重點不在於大眾的聲音和意見相同與否,而是在於每個人都參與發聲或討論,才能達到倡議的目的。

  「想一想:你能看到他黑口罩上的眼睛嗎,是那份對自由,民主的祈盼;想一想:你曾經見到自己便是他嗎?」(香港畫家陳清華《想一想》演出節錄,2019.11.19於政大藝文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