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重返社會的漫漫長路 更生母親的美麗與哀愁

  • 2019-12-17
  • 吳 曼嘉

This is an image

台灣更生保護會與璞真中途之家合作,協助更生人重建生活,與社會接軌。

 

【政大之聲記者徐郁淳、楊若絹、黑立安、陳宥菘、黃芸柔的採訪報導】

  國立中央大學學生參加「2018台積電青年築夢計畫」,今年10月出版《監獄裡的母親們》一書,描述4名更生母親入獄的緣起、在獄中的生活以及重返社會遇到的阻礙。作者潘丁菡分享創作理念:「我沒有要把他們任何人英雄化的意思,也沒有要為他們提出任何的辯解,但是我想要映照出的是他們的生命是這樣子的,我想要讓別人知道有人是這樣的活著的。」潘丁菡期盼透過剖析更生母親的人生故事,消弭社會對更生人的歧視。

  書中提到,更生母親出獄後容易面臨與親人疏離的處境。目前出獄3個月的董小姐(化名),在生下小孩後不久,就因毒品而判處1年又5個月刑期,服刑期間由她的表哥與姊姊輪流照顧小孩。然而,出獄後,儘管她親自照顧孩子,孩子起先卻對這突如其來的母親感到陌生,董小姐說:「剛開始我一回來的時候是蠻陌生的,也會想到小孩子也是蠻無辜的。」歷經長時間的相處,她的孩子才接受自己的母親。而因詐欺罪入獄的楊婆婆(化名),入獄前兒子正就讀大學,楊婆婆無法陪伴兒子度過重要的成長歷程:「我心中只有一個願望,我兒子能夠平安的大學畢業、找個工作、結婚、生小孩,這是很普通的願望,可是對我們來講就是很奢侈的願望。」但當時在監獄中的她,仍然擔心母子之間的疏遠,會讓兒子結交壞朋友、染上惡習。她選擇告訴兒子自己入獄的經過,並表示當時會犯錯是為了維持家庭生計,如果重新來過,仍然會選擇犯罪,希望兒子了解她的苦衷和不得已。

  更生母親尋找工作容易碰壁,即使遇到願意接受的雇主,更生母親也會因為養兒育女的牽絆而難以就職。楊婆婆擔心前科會成為就職的阻礙,無法坦誠告訴雇主自己的過往,但也因此難以選擇依法投勞、健保的工作,她說:「那我現在會來這一家是因為他們也不報薪資報表,因為他不給你勞健保,老闆要省錢。」但儘管工作環境不良善,楊婆婆還是認真工作,成為店內業績最好的員工。董小姐原先規劃出獄後先找份工作,卻無奈於存款不足以支付幼兒園費用,造成因為要照顧孩子,而無法工作賺錢的窘境,只能由表哥的薪水支撐3 人的生活費用。董小姐期望政府補助更生家庭孩童就學費用,讓更生母親出獄後可以先就職,提早與社會接軌。

  台灣更生保護會幫助更生人回歸社會,然而,社會上仍然存在許多不利更生人重返社會的偏見,更保會新北分會主任陳美霞指出,有些企業要求更生人須持有「良民證」才能就職,或是在職場上遭受不平等的對待:「他在薪資的調整、或著是說在職務的調整上,他就遠不如那個跟他一起同期進去的,包括他的試用期他說也許人家試用2個月,然後他跟他說,你可能要到半年喔。」陳美霞認為企業應放寬標準,給予更生人更多工作機會。

  楊婆婆除了樂觀面對自己的過去,更幫助需要戒毒的獄友:「我出獄以後,我有回去看過他們幾次,他們就會很開心,我就會鼓勵他們,因為他們年齡跟我兒子都是差不多的,只是將來你們出去,就是千萬不要再吸毒。」更生母親在出獄後,希望重建與家人的感情,也期盼透過自身努力,獲得社會的接納。烏雲逐漸消散,微光透過雲層撒落,更生母親重新回到陽光的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