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政大之聲實習廣播電台

綠色小鱷魚勇敢發聲 中女中鱷報針砭時事

  • 2015-06-08
  • 政大之聲

This is an image
 

【政大之聲記者方韻晴的專題報導】

  今年四月,台中女中通過了在教室外吃午餐將處愛校服務一次的新規定,會議中學生代表反對無效,經過中女中鱷報的報導,這個事件立刻引起學生注目,甚至有學生發起靜坐活動抗議,成功讓校方暫時不執行新規定。  

  中女中鱷報在二零一三年成立,是一份完全由學生獨立運作的報紙,由當時就讀高二的許天和金在柚創辦,升高三後則交由學妹許蝶曦及賴冠妤主導。「那些年,我們都是綠綠又刺刺的小鱷魚。」是鱷報在社群網站上簡潔扼要的介紹,身穿綠色制服,以詼諧諷刺的筆法寫出學校或社會議題是鱷報的特色,許天說明,開始作鱷報的原因是感覺到台中女中的學生不夠關心社會議題,如何引起學生的興趣需要技巧「會用比較詼諧的寫法就是覺得可以吸引大家注意,然後又可以知道一些就是社會的訊息。」這樣的風格準確地抓住了讀者的喜好,學生讀者李宜霈認為「它跟一般的刊物比起來算比較有趣,因為也是學生發起的嘛,所以就會比較貼近我們的生活啊或者是我們的言語,比較不會死板板的。」

  但鱷報並不是一開始就順利步上軌道,第一期出刊時讀者的反應其實不如預期,金在柚回憶「大家看到了一個新的刊物,回家之後我在社群網站上面看到有一個編輯社的同學,她是以蠻不屑的口氣提到有這份報紙。」一直到第二期出刊時遇到了校方推行一連串令學生難以接受的新規定,繼續發揮幽默諷刺的鱷報終於獲得注目,校園中開始出現學生們手拿鱷報笑鬧著討論的景象,對於這樣的現象,老師讀者劉姝言表示讚賞「學生的圈子裏面一定有人會去思考,為什麼跟他相同的年紀、差不多年紀的學姊同學她會想到這個?她是這樣想的?這個東西一定會帶給其他同學有一種刺激在。」她也表示,像鱷報這樣獨立思考、不畏懼權威表達意見,都是孩子成為一個能自己做決定的大人所需要的重要條件。

  好不容易成功帶起學生討論議題的效果,鱷報卻遇到了另一個困境,原本以贊助的方式免費幫鱷報影印的補習班,決定不再幫忙印製,所幸這時候一位不願透漏姓名的大學教授透過朋友劉姝言帶給他們經費上的幫助,劉姝言說「我那個朋友覺得,這個是要鼓勵的行為,就是說他們只要一直寫一直寫一直寫,他們就會發現自己有哪些地方可能是不足的,然後需要去補強哪些東西。」在神秘支持者的幫助下,鱷報終於可以盡情發聲。

  創刊一年多以來,鱷報接收過各式各樣的評價和反饋,許蝶曦提起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經驗「我就發現有一個地科老師,她就拿著鱷報在跟別班的同學討論,我就覺得哇!老師在看鱷報耶!然後她就是公開在冠妤他們班誇獎鱷報。」同樣看見老師和學生藉由鱷報在討論,金在柚感到欣慰「我會覺得這份報紙終於在學校有一點發表我們聲音的機會,就會覺得做這件事情是有、真的有發生效果的。」不過也有讓許天哭笑不得的例子「就是我寫鱷報,然後大家好像就是會對我有個刻板印象,就會覺得我很激進什麼的,可是我沒有,就連畢(業紀念)冊都說嗯真的是一個很激進的人。」

  隨著六月鳳凰花開的日子接近,許蝶曦和賴冠妤不得不意識到兩位學姊即將畢業,而自己也要升上高三的事實,尋找接班人成為重要任務,許蝶曦表示「就找一些學妹開始投稿,然後問她有沒有接的意願,然後就會比較穩定。」金在柚和許天則秉持著不插手的原則,他們只期許「就是把這個名字、這個形式留下來,看以後的學妹想要怎麼發展,只要它(鱷報)能一直存在,它(鱷報)就可以發揮它的影響力。」在眾人的努力下,綠綠又刺刺的小鱷魚未來也將繼續勇敢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