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政大之聲實習廣播電台

種籽實小二十年 種下台灣教育新視野

  • 2015-06-03
  • 政大之聲

This is an image

【政大之聲記者涂以霖、陳品妤、劉羿圻、鄭慶萱專題報導】

  沿著烏來老街一路四十多分鐘的車程,即使濛濛細雨未曾停歇,遠處就能聽見小孩們活力的嬉鬧聲,在雨中迴響著。這裡是信賢種籽親子實驗國小,又稱「種籽實小」,一處改變傳統教育的世外桃源。雖然被稱為實驗性的體制外教育,但黃瑋寧校長認為理念學校,才是種籽最適合的名稱,她說:「先有理念跟懷想,然後再去設計制度。人永遠是種籽的第一位,也是最重要的資產。」

  秉持著以「人」為中心教育,種籽實小在制度、選課上都有自己的作法。一旦對學校有意見,種籽的學生可以匯集六人聯署,在每周的生活討論會上提出,結果則由全校投票表決。「每個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然後我們試著在那裡教小孩所謂的民主機制跟意識規則。」黃瑋寧認為討論的內容慢慢累積成屬於種籽的生活公約,形成師生間共同的承諾。選課方面,除了國語數學是必修,其他彈性空間交給學生自行選課及安排空堂,黃瑋寧解釋道:「並不是說小孩完全自由最好,而是我們認為小孩這段時間很大的一個課題,就是練習選擇,並且練習為選擇負責。」種籽實小四年級學生董翰與銘洋分享如何規劃空堂:「去看電影啊,或是一直猛看漫畫。對啊!有時候寫功課。」在合理的情況下,學生甚至可以填寫申請單出校。

  有別於一般的學科,種籽實小提供學生多元的課程自由選擇,包括表演、魔術、單車、畢製等,教學模式也與體制內教育不同。單車課老師凌永認為,先了解學生的學習狀況,再思考自己的教學狀態,才是體制外教育應有的方式,他說:「有些人就騎得很厲害,可是有些人就是他比較會修車,我希望他們在不同的角色上面,能夠發現自己的特長,然後在這個特長上,在團隊中可以慢慢的成長。」另外,表演課與魔術課老師江國生,則希望透過課程,激發學生的能力:「在這個練習表演的過程當中,例如說身體可不可以變成一把剪刀的樣子?或是一個橡皮擦的樣子?那他就可以打開他的想像力跟執行力。魔術課的話,包含你講什麼話,引導大家的注意,分散觀眾的注意力,你才有辦法移花接木的去做別件事情。」此外,只要是種籽的學生,到了六年級都必須完成專屬的畢製,畢製課老師黃偉寧說:「歷年來我們有做過一齣戲,然後曾經也有過謝師宴,我們也有孩子愛騎車,把台灣非常多重要的單車路段,每一周就去騎,就標記所有的路徑,那也有孩子做自然科學的觀察。」黃偉寧強調,透過畢製,能夠探尋學生的本質,也發現有些畢業生未來走的路,與當初畢製作品的方向類似。

  經歷過種籽實小六年的教育洗禮,正值高一的畢業校友宛霖,坦言畢業後有短暫適應不良的問題,但她感謝種籽帶給他的勇氣:「種子給我的勇氣就是能夠接受也喜歡跟別人不一樣,現在升級成能夠跟自己相處又接受自己的缺點。相信自己有一些創造的能力。」比起體制內教育重視知識的吸收,宛霖認為在種籽實小更讓他學習到如何思考未來,勇敢面對任何挑戰與困難,進而願意嘗試走不一樣的路。政治大學教育系教授兼種籽創辦人之一的鄭同僚則讚許這類的性格發展,的確是體制內教育所缺乏的:「因為他提供的確實是體制內大家一直很缺乏的,以台灣過去這些年升學主義、管理主義主導的這個氛圍底下,這是一個相當不錯的一個成就。」

  種籽實小成立至今,黃瑋寧也提到是時候該回顧過去、檢討成果,並放眼未來。儘管目前社會教育體制與種籽理念有根本性的衝突,在推行與經費方面較難達成,但近來也透過與外界交流,自我調整,黃瑋寧表示:「我試著要跟政府對話說,這裡存了很多教育本質的基因。第二個努力就是我們要名實相符,第三是我們試著讓外界了解我們。」面對體制外教育的未來,凌永持樂觀態度:「現在體制外的狀態是越來越浮上檯面,當然有共學團,比較像自學團的狀態,其實會有越來越多不同理念的出來,就可以有對話的機會。」二十一年後的未來,種籽實小期望營造多樣化的教育環境,繼續傳承種籽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