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化南新村保存一週年 寫下文化資產新歷史

  • 2019-04-03
  • 高 于婷

This is an image
化南新村保存運動大事紀。
 

【政大之聲記者余盈蓓、劉景沄、許哲偉的專題報導】

  「為什麼我們要把化南保存下來,其實他就是一個教育的精神在那邊。」這是萬興化南願景團隊召集人陳淑美在化南新村保留一週年紀念活動現場的分享。化南新村歷經多年的抗爭終於在去年被指定為文化資產,在確認保存一週年的最近,萬興化南願景團隊舉辦了一週年紀念活動。現場陳列了先前團隊編制的化南新村影像文字記錄,牆上也貼了一張化南新村歷史沿革海報。到場參加的除了化南新村的居民,更有關心此地的人與負責化南新村再利用規劃的團隊。大家吃著用居民于媽媽獨門配方做出的梅干菜包,展現了居民與團隊間的凝聚力。

  化南新村在1954年國立政治大學復校時作為教職員工的宿舍,而在2015年政大校方以校內教學空間不足為理由,決定拆除部分化南新村興建法學院院館。化南新村紀錄片拍攝團隊Bleeding Boys成員紀玟伶提到:「那個時候大家都覺得這個地方是即將被拆除,我們甚至都想過我們紀錄片最後一個畫面可能是挖土機把這裡全部都剷平,然後一切都消失。」雖然部分人士認為化南新村的保存並不樂觀,2018年1月,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最終通過決議把化南新村登錄為「聚落建築群」並且全區保留。而現在化南新村的再利用規劃由學邑工程技術顧問團作為政府與居民溝通的橋樑,一同討論化南新村保留後的進一步規劃。

  由於長時間作為教職員工宿舍,化南新村累積的學術氣息也形成獨特的教育文化。陳淑美提到當年的耆老把政大的學生視如己出,經常帶他們回到化南新村繼續討論學問或是生活問題,她強調:「那學校師生關係其實是教育最重要的核心,那個聚落裡頭就可以看到教育的核心在裡頭。」這次一週年活動的主辦人江甫晏也表示:「在化南裡面就是去老師家吃飯就是在那個年代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非常常見的。」當年年長教授們與學生不僅在校園內的互動為化南新村寫下歷史,留下來的故事與教學風氣也成為化南新村居民在抗爭時最想保留的價值。

  化南新村在歷經三年抗爭後成功保留,而在保留一週年的活動現場請到未來將幫助化南新村規劃再利用的團隊與化南新村居民對話,希望能從計畫開始就有效溝通達成共識。對於再利用計畫的推展方向,學邑工程技術顧問團隊總經理蔡佳明表示希望延續化南新村先前的功能,他說:「在這邊有一種教學、住宿、體驗這樣社區互動的一個可能性,創造一種新的政大的跟我們社區互動的經驗。」萬興里里長詹晉鑒表示再利用的規劃需要居民、規劃團隊跟土地所有者政大校方進行充分的交流,中國科技大學建築系講師孫啟榕也強調:「成功的每一個案例都有一個核心的問題就是它有召喚認同,他在那個過程中召喚了社區也好、學生也好、政府也好對這個事情的認同。」他們一致認為化南新村要成功再利用必須在三方溝通的情況下才能順利進行。

  詹晉鑒強調學術風氣是化南新村重要的一部分:「我也認為這是政大最大的資產,因為大學的精神就在學生跟老師之間的交流。」因此他希望化南新村能夠再次吸引政大學生們的到來。而化南新村除了人文價值及教育精神以外,同等重要的是居民對此地的情感。對居民跟附近住民來說,這裡不只是安身立命的場所,更是多年回憶的基地。他們期望透過再利用寫下文化保存新歷史也將這片土地上的故事延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