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政大之聲實習廣播電台

突破感官限制 「口述影像」助視障者聆聽電影

  • 2020-05-28
  • 政大之聲

This is an image
◎在2019年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由黃翊工作室所帶來的表演《長路》中,國家兩廳院提供視障朋友體驗踩踏及觸摸旋轉舞台樣板的服務。
◎照片來源:由國家兩廳院提供。


【政大之聲記者李宜恬的專題報導】
 

  「逃稅都來不及了,還可以退稅?他們沒有我聰明啦!金海的老婆翻了個白眼走進房間,金海繼續玩著他的高爾夫球。」這是來自電影《藥笑24小時》口述影像版中的片段。視障者因為缺乏影像視覺元素的體驗,一般只能透過聲音去猜測電影的場景、人物的肢體動作等。為了讓視障者也能輕鬆欣賞電影,並且不會由於身體上的缺失,而被剝奪接近文化及藝術的可能性,公共電視人生劇展與辛建宗電影有限公司,長期製作「影視節目口述影像版」,協助視障者積累對視覺世界的想像。

  無法透過眼睛觀看,導致視障者在收聽電影時,難以判斷人物的表情與行為,視障者邱嵩堯談到,雖然可以透過語氣推測角色的情緒,但是他發現:「人物會是那種比較有心機的,他可能情緒跟語言是不對等的,那他的表情可能是很微小的,那個是要用眼睛才看得出來的。」身為先天視障者的口述影像發展協會秘書長楊聖弘也回想起,過去曾經在電影院因為朋友從旁協助講解畫面,引起其他觀眾抗議的經驗,他不禁無奈地說:「我去有意義嗎?我去能懂嗎?那當我不懂的時候我去幹嘛?」他認為,當視障者失去理解電影的權利時,就等於缺少了和明眼人交流的機會,甚至在職場上,也可能因為無法與他人溝通視覺資訊,限縮工作的多元性。

  「口述影像」是一種將肉眼所見的事物,在不干擾影像原有聲音的情況下,用口語清楚表達的專業技術,可以應用在影視節目、表演藝術、靜態展覽等各項活動。其中,「影視節目口述影像版」的製作最為複雜,口述影像應用設計師趙又慈解釋它的困難之處:「你需要反覆地去看那個片子,你要計算秒數,然後你要不停地重複的去唸,然後試著說我現在放進去的這個東西,他有沒有回應那個影像真實。」她表示,有些電影沒有對白的時間非常短,需要仔細思考如何在幾秒內傳遞最關鍵的資訊。

  影視節目口述影像版的製作,從觀看電影、撰寫文稿到錄音剪輯,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辛建宗電影製作有限公司監製康瓊文分享撰寫文稿需要注意的細節:「因為有時候我們會穿插幾年前、十年前,那我們有可能沒有字幕,他只是用人的衣服,然後穿著打扮一換,那如果我們不提示的話,其實視障者會很混亂。」她強調,文稿不可省略場景與時間的轉換。另外,當電影的人物繁雜時,便需要花費更多心力,將不同角色的特點描述出來。

  每個人都享有文化近用的權利,不會因為他的身分、性別,或身心障礙而有落差。近年來,文化部推動「文化平權」政策,鼓勵各式藝文場館推出舞台劇、展覽等口述影像服務。國家兩廳院除了多次舉辦舞台劇口述影像場,也提供「觸覺導覽」服務,國家兩廳院副總監許美玲說明「觸覺導覽」的運作方式:「先讓你試摸衣服,讓你去感受,然後甚至有機會的話我們帶到舞台,他就可以感受那個size、空間感。」透過觸摸演出的服裝與道具,可以讓視障者對表演有更深入的理解。

  口述影像服務不只有視障者受益,在舞蹈表演、美術館導覽上,也可以讓明眼人增進對藝術文化的理解。趙又慈指出,口述影像服務其實有助於「全人類的文化近用」,她認為藝文活動應該在創作時就考量各種需求,讓每個人都能自由享受不同的文化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