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关爱之家空间不足 移工子女安置受阻碍

  • 2019-12-02
  • 阮 珮慈

This is an image
关爱之家目前的物资大多是由民众捐赠,而现在的环境较为矮小昏暗,他们也期待能够搬迁到更合适的环境。

【政大之声记者徐郁淳、杨若绢、黄芸柔、黑立安、陈宥菘的专题报导】
 

  文山区的社团法人台湾关爱之家协会,专门收容外籍移工在台生下的「非本国籍孩童」。日前台北市议员王浩议会质询时提出关爱之家环境不佳,未能提供孩童周全照顾。11月19日监察委员王幼玲、王美玉提案纠正内政部移民署、劳动部等多个政府机关,指出现今有496名非本国籍孩童下落不明,且现行法律并未真正保障移工母子权利,使得非本国籍孩童的儿少权益引发大众关注。

  关爱之家长期和台北市政府社会局合作安置非本国籍孩童,因为场地以及人力资源不合法律规范,目前尚未由政府立案,无法申请政府补助。社会局儿童及少年福利科科长王惠宜表明,近年来鼓励母亲与孩童一同居住于关爱之家,减缓了照顾人力不足的问题:「目前因为我们也是希望他可以慢慢转型变成是妈妈跟孩子是住在一起(注:一起住在关爱之家),这几年一直在协助关爱他可以朝向一个儿少安置立案的机构前进。」关爱之家推广部主任郭立凯则提到,空间不足是目前无法立案的最大主因,关爱之家收容的孩童已经超过该空间所能收容的人数。

  我国法规为了保护外籍移工女性的工作权,规定外籍移工抵台时不需经过妊娠检查,雇主也不得因怀孕而解僱外籍移工,但外籍移工的薪资普遍较低,无法负担育儿费用,王美玉补充:「政府允许外籍移工怀孕,但是没有一个良善的环境让他怀孕下来之后可以很放心地照顾孩子。」这些外籍移工只能弃婴,或逃跑成为失联移工,从事黑市劳工(注1)的工作谋取较高薪资养育子女。当失联移工怀孕生产后,孩子就成为没有居留权的非本国籍孩童,无法享有健保等国人应有权利。对此,王惠宜回应:「那如果是说妈妈确实无能力或者是没有资源可以照顾这个孩子,那我们会先代为协助安置这个小孩。」王惠宜表示,政府帮助这些孩童得到最基本的照护,外籍移工也能够到安置场所探望孩子。

  关爱之家希望孩童出生后回到母亲的国家,由母国的亲戚照料孩童,郭立凯说明:「毕竟早一点回去接触它母国的文化,其实是比留在台湾来讲还好。」王惠宜提及外籍移工发现自己怀孕后,应该立即向移民署通报,在关爱之家待产的孕妇,也需要通知移民署,确保政府能够掌握非本国籍孩童的资料,待孩童出生后协助他们回到母亲的国家。鑑于台湾的外籍移工以印尼籍为多,移民署和卫生福利部也积极和驻台北印尼经济贸易代表处合作,协助这些外籍移工与其子女遣返(注2)印尼。但是王美玉坦承:「妈妈一定会觉得说我把孩子先托在这里,或是说我孩子先送回去,我一样在这里工作、赚钱,把仲介费用还清,然后累积一点积蓄,他才愿意回去。」由于外籍移工到台湾工作需要缴交庞大的仲介费,外籍移工即使生完小孩,仍然希望留在台湾工作,导致政策难以实际改善的现况。

 

  关爱之家正积极寻找更合适的场地,但却遭遇民众抗议,郭立凯提出:「当民间团体要去跟政府租用这些閒置空间的时候通常会被社区居民所抗争。」因为民众对于关爱之家的接纳度低,产生邻避效应,很难找寻新的处所。国立交通大学社会与文化研究所教授刘纪蕙认为,政府带领社会大众正视移工与儿少议题,她说:「台湾的社会能不能够接纳在此地的所有外籍移工,不管是不是结婚,或者是弃儿,他都应该被接纳。」 刘纪蕙期待政府偕同社政单位与大众,积极保障非本国籍孩童的儿少权利。                                                          

 
注1:指以不合法的身份工作的人,多为从事体力劳动,亦有从事性工作或违法工作者。
注2:指自愿或强行将资产、象征性价值的物品或人归还其所有者或其原国籍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