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政治大学政大之声实习广播电台

远洋渔工海上生活漂泊无依 劳权法规该航向何处

  • 2022-12-30
  • 花清荷
这是一张图片
船员于海上进行起勾作业
◎照片来源:渔业署


【政大之声记者陈宥瑾的专题报导】

 

  美国劳动部在9月28日公布最新的「童工及强迫劳动制品清单」,台湾远洋渔船所捕捞的渔获再度上榜,是台湾远洋渔业继二零二零年后第二次被列入该清单中。美国政府在相关文件中指出,台湾远洋渔船上的外籍渔工经常被不实的劳动契约欺骗,必须面临工作时间过长和工作环境恶劣等不利的劳动条件。
  
  为了提升远洋渔工的劳动权益,行政院农委会渔业署推动《渔业与人权行动计画》,计画执行的项目包含针对《境外僱用非我国籍船员许可及管理办法》进行修法,并强化船上硬件设施、改善船员在渔船上的居住空间等。不过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施逸翔表示:「渔业行动行动人员计画他如果要看到改革的决心,而不是只是改善的措施的话,恐怕要从这个制度面去改。」施逸翔认为,该计画无法对远洋渔工适用的劳动法规进行改革,未来渔工遭强迫劳动的情形恐怕只会不断发生。

  因应《渔业与人权行动计画》的政策目标,农委会今年五月针对《境外僱用非我国籍船员许可及管理办法》进行修法,除了将远洋外籍渔工的薪水从四百五十块美金提高到五百五十块美金,也提高船员的保险额度。对此,宜兰县渔工职业工会秘书长李丽华指出,法规能不能落实仍然有待商榷,现行制度最主要的问题,是政府不应该将管理远洋渔工的业务交由渔业署执行,渔业署一方面需要协助产业发展,另一方面又需要保障劳工权益,两者在执行过程中必然产生冲突,政府为了不让业者受到高劳力成本的冲击,修法的过程都是以雇主利益为出发点,无法给渔工完整的权益保障。

  虽然远洋渔工属于劳工的范畴,但是因为工作性质和聘僱制度相对特殊,而且从事远洋渔业的工作者目前绝大部分都是外籍人士,所以多数时候适用的是农委会订定的
《境外僱用非我国籍船员许可及管理办法》。即便有不少民间团体呼吁政府,应该将远洋外籍渔工纳入《劳动基准法》管理。不过台湾鲔延绳钓协会秘书长何世杰却指出,远洋渔工的薪资并不适合比照劳基法的规范:「主要的原因是在于说,它涉及到的是这些渔船在海外作业时候,不适合用这个国内的物价以及国内的薪资的一个生活水准来评估」行政院农业委员会渔业署远洋渔业组远洋渔业规划科科长邱宜贤也表示,海上工作无法用劳基法规定的正常工时进行规范:「因为工作场域的差异性,你在一艘远洋渔船上面,你是很难去区分什么时间在休息,什么时间在工作。」,邱宜贤认为更务实的做法应该是在现行的制度下,提供远洋渔工更完善的劳动和生活条件。

  即便远洋渔业的工作有其特殊性,不过施逸翔提到,透过轮班的方式,或是比照同样在境外工作的商船和航空业的制度,就能避免工时过长的问题,并不影响远洋渔工适用劳基法的可行性。李丽华也认为应该让远洋渔工纳入劳基法管理:「事权统一的概念嘛,就把所有劳动的议题通通归劳动部管辖,这样子我们NGO在监督的时候才比较一致。 」国立政治大学法律学系副教授林良荣则有不同看法,他认为政府应该首先检讨我国的海上劳动政策,比照世界各国做法,让所有在海上作业的劳工适用《船员法》,并谈到:「那我国已经《船员法》了,换句话说,我们要在我们的《船员法》里面要去扩大适用,但是我们要去区别那个实际上船员跟商船工作的特性不同」林良荣呼吁政府建立一个好的海上工作环境,让本国人也愿意从事渔业工作,同时替外籍工作者订定明确的劳动政策,才能提供整体渔业一个健全的劳动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