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政治大学政大之声实习广播电台

社会大众长年的误解 社工吐露温暖背后的无奈

  • 2022-12-28
  • 韩乃欣
这是一张图片

◎社工不是志工,也不是超人,是学习社会工作专业知识的职业人员


【政大之声记者林诗祐的专题报导】


  「他们(民众)就会把社工跟志工搞混,我记得就很常被个案问说:『哎,你们做这个有钱领吗?』 」、「哦,你做社工,那你一定很有爱心,或者是你一定很有耐心」社工碳碳(化名) 和辛巴(化名)都无奈笑着说出社会大众对于社工行业的误解。近年来,政府积极推动社会福利政策,从社安网1.0提升到2.0,台中市政府密集举办相关活动,台南市府近一个月以来更是广泛布建多处社会福利服务中心,期待将温暖洒进社会每个黑暗的角落,但作为第一线支撑起整个社安网最重要的基层社工,社会大众却往往对他们不甚了解,而他们的无奈与辛酸只能被掩盖在永无止尽的社会案件之下。

  谈到社工的工作生态,多数人会先将焦点放在社工高工时、高案量、高压力、高风险与低薪资的工作环境,然而这些原因有时并不是压死社工的元凶,辛巴(化名)说出同事离开社工圈的心声:「跨专业合作上面相较于其他的专业,社工是相对感受最不受重视的一个专业,然后就会感受到那个无力感,那即便你有再多想要对个案服务,或者是你有再多的想法,都会因为这个无力感而想说算了那就不要做了。久了之后,就会对这份工作没有兴趣跟热忱。」政府与社会对社工行业的忽视与不尊重,无形间变成浇熄社工热情的罪魁祸首。除了工作上的无力感之外,更多社工反而是对自身价值产生失望,碳碳(化名)说:「大家(个案)会有各种不同的期望,我觉得就是在工作上面没有办法常常满足他们的期望这样,会怀疑自己,没有办法帮助到他们。」因为法规与资源的限制,使社工无法达到每个服务对象的期待。失去自我肯定和成就感,社工的自我的期许在一次次受阻后便逐渐消磨殆尽,最后只好带着遗憾离开社工圈。

  社工在职场上面临的工作压力与背负的个案期待,台湾大学社会工作学系教授兼系主任吴慧菁提出她对于社工体系的建议:「我们的工作我们还是期待一人多工的状况,可是我们好像比较不会去把那个工作的任务区分出来不同的类型,或以服务哪些的人计酬的状况。 」她认为,若将任务内容拆开,由不同领域的人各自负责自己专业的项目,不只能将服务内容做得更加精致,也可以降低社工个人处理案件的负担,创造更友善的工作环境。吴慧菁也进一步强调,让社工感受到来自社会和身旁同事的支持与让他们可以在专业上有所发挥,也是未来社工职场迈向更友善场域的一个重要因素。

  社会工作者,是一群具有社会工作专业知识的职业人员,他们不是志工,也不是超人,没有义务去承担来自社会的舆论究责,也没有超能力去接住每一个即将从社会边缘坠落的人,台北市政府社会局科长陈怡如表示:「我常说社工在助人服务过程当中,它是生命碰触生命的经验。那特别年轻的社工,他可能自己生命经验还没有经历那个过程。」社工只是普通人,同样需要关爱与帮助。作为社会大众,我们能够协助的是体谅社工的辛劳,与理解现况下的侷限,让这群愿意走入社会角落的天使能被看见,也能够享受到社会温暖阳光的照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