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政大种子社连署行动 提案改善清洁工劳动权益

  • 2018-12-05
  • 刘 信秀

This is an image
政大学生在实体摊位连署 以行动支持种子社提案改善清洁工权益

 

【政大之声记者江盈慧、陈贞蓁的专题报导】


  国立政治大学种子社长期关注校园清洁工权益,适逢政大新任行政团队11月16号上任,种子社的校务会议学生代表林博濂在12月4号送出《国立政治大学校内劳务承揽招标原则》提案,希望能透过总务会议改变校内清洁工劳动环境。种子社也自11月26号开始发起线上与实体连署,希望让校方看见学校师生对此议题的关注。

  由种子社提出的《国立政治大学校内劳务承揽招标原则》主要包含将校内劳务承揽由原先的「最低价标」改为「最有利标」原则、特别休假年资累计、成立劳务承揽监督委员会以及公开劳务承揽结标后相关契约文件档等四个部分。最低价标表示学校单纯选择提供最低价格的厂商,最有利标则代表校方综合考量投标厂商的品质、技术等项目后,选择最佳得标对象。针对「最有利标」提案,种子社前社长刘耀璘说明厂商的应有条件:「我们提了两个点,就是社会企业责任,然后再来是厂商不应该要有违法的纪录。」他也建议由校方承认清洁工的年资,并编列预算将年资转换成薪资。参与连署的社会系二年级学生陈玮岑也对最低价标提出质疑:「这些厂商会尽量降低他们的成本,反而倒剥削到底层员工的权益。」他期望透过参与连署,让学校重视劳务人员的权益。林博濂则提到成立监督委员会的用意:「主动去监督校内的厂商履约情形,然后还有当厂商跟他们的劳工有发生劳资争议的时候,学校也可以以这个委员会去协调。」他希望借由明订校内劳务承揽招标原则,让校方在遇到劳务状况时有协商的依据。

  政大校长郭明政针对种子社的提案行动提出校方的看法,他认为使用最低价标未必是坏事「如果我们合理的要求都放在里面了,这个时候用最低价标有不好吗?」他分析学校一年花在清洁工上的费用超过3000万元,但教育单位应该主要将钱花在学生身上,校园中尚有硬件建设等面向需要庞大的费用,因此必须节省支出。此外,郭明政阐明派遣工的问题涉及整个社会的劳务型态,若要改善此议题则必须由国家法律修改。

  政大清洁工是由总务处事务组根据政府采购法进行招标,隶属于外包厂商的派遣工,郭明政强调此法律关系:「基本上派遣工是那家公司的员工,不是我们政大的员工,我们政大是他工作的场域,我们有义务提供一个安全的、卫生的工作场域。」另外,他指出校方有义务要求厂商履行合约中所规定的事项。但政大清洁工劳权争议已经存在超过10年,例如清洁工超时工作却不列入加班费计算、厂商不合理地解雇清洁工等情况都曾经发生。在政大服务超过10年的林姓清洁工表示,目前工作上最大的困难是每个人负责的范围都十分广大,一个人就要清扫50、60间浴室,因此没有多馀心力清扫公司主管另外指派的区域。不过他也分享现在的劳动环境「我觉得现在比以前真的有学生替我们争取,真的好多了。」他说明因为学生的关心,清洁工已经拥有加班费与过年休假的保障。

  目前种子社已将《国立政治大学校内劳务承揽招标原则》提案送出,将由程序法规委员会评估后决定是否召开总务会议。而连署人数已达五百人次,刘耀璘呼吁学生长期关注清洁工权益,并借由连署展现自己在社会中的影响力,他也表示种子社会持续与总务处沟通协调,希望能达成让双方满意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