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政治大学政大之声实习广播电台

从新北外送工时规范去留 探讨专法订定的必要

  • 2022-05-19
  • 艳凌助教

这是一张图片
外送员劳动中的身影


【政大之声记者蔡承安、杨雨璇、黄楷翔、程湘闵的专题报导、专题Leader韩乃欣】

  新北市外送平台业者管理自治条例草案(以下称新北外送条例)4月16日开始在议会进行二读审议,最初的条文内容除了与台北市外送条例相近的三个方向:「提供完整保险保障」、「实施教育训练」、「提供契约内容文件」等三要点外新增了外送员每日上线时数不得超过十二小时的限制,以保障外送员身心健康,并防止外送员因工作过劳而导致精神不济,造成事故率上升,影响其他用路人的安全。

  根据新北市劳动检查处综合科科长纪宏琦表示,限制工时的标准为劳基法中,劳工不得工作超过12小时的规范。然而,这项原意为保障劳方的规定,却遭到大部分外送员的抗议,如全国外送产业工会发言人A大(化名)认为,工时过长并不是造成外送员事故率高的主因,而是结果:「单价的部分降低,导致他们需要在一个小时内去接更多的单。」平台单方面将外送员外送一张订单获得的报酬,从60元缩减为30-40元,造成外送员现在则需接两倍的订单量,才有办法达到过去的薪资水准。另外A大也提到政府追查工时的不易性:「因为双北其实是一个共同生活圈,那万一我外送员是从台北接单送到新北市或是新北送往台北,是他这个工时的时间是要怎么计算?」因此在二读审议最后决议时,议会决定删除工时的限制。

  
虽然法条被废除,但外送员工时普遍过长的问题依旧存在。长期研究劳动法的政治大学教授林良荣认为,政府仍有必要限制工时:「当你允许他爱跑多久就跑多久,你等于间接承认了你的这种被派单的报酬低是应该的。」他提及工时限制对于劳资双方都是必要的保障,平台业者可以参考中长途巴士业者,在驾驶座下方设置时间纪录装置,管理驾驶行驶时数。对于外送员薪资不足的问题,则可以设定「个别派单最低标准」,规定各平台在浮动的外送费用下,仍须保障外送员每单收到的最低报酬,概念类似于法律明定的「最低薪资」。

  而从外送员的角度,A大也认为限制还是有必要性,但如今的外送产业并不属于劳基法范围,因此包括薪水工时等都会发生无法可管的问题。A大建议目前需先设立一个全国性、特别为外送员设计的专法,并且能够概括外送平台分别对餐厅业者、司机、和消费者的规范。林良荣提出的想法也与A大不谋而合:「因为最重要的政策工具都不在地方政府的手上。」他认为政府需积极设立规范,而不是让市场机制自由决定价格。对于此建议,纪宏琦则说明,劳检处在109年已经建议中央订定外送专法,但直至今日仍未收到答复;对于法律目前涵盖范围过于狭小的问题,他提及政策拟定时仅以外送平台和外送员的关系为主要考量,若涉及消费者权益或规范,就必须与其他局处内部讨论才能决定政策结果。

  
现今疫情肆虐,外送产业扮演着让生活在轨道上的重要角色。然而外送产业在劳资关系上的模糊定位,造成后续制定外送员权益相关法条时无所依据,因此先有一个中央统一的专法会是整体产业改善的起点,如同林良荣教授所说:「就算晚了一步,你也非做不可」即便目前台湾的劳工派遣制度尚未完善,但唯有起步去修改,才能够逐步改善整体市场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