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专访陈德政|放慢脚步,诚实梳理声音与自我的交会

This is an image


        2014年3月,《破报》宣布停刊。而在《破报》停刊以前,当时音速青春部落格站长陈德政在报刊专栏撰写音乐评论,一写就是七年岁月。一篇篇音乐文字背后,曾为乐团乐手、广播DJ、乐评人等多样身分,回顾陈德政与摇滚乐声响最初的相遇,是从揹着书包、十六七岁的学生时期敲下人生的第一个音符。
 
组乐团的高中生活:玩音乐就是目的本身
 
       「高中时不喜欢读书,」陈德政形容,国高中时期接触许多西洋音乐,躁动的摇滚乐在心底点起自己动手弹的渴望,高中就和同学组了乐团。玩乐团之于他像一场课堂之外的遁逃,同时满足血气方刚少年耍帅的心思,「那时候想做到的事情单纯是玩乐团,玩音乐就是目的本身,没有想过以后要出专辑或到处演出,更后面的事都没有想。」
 
          高中毕业后,陈德政从台南来到飘雨的政大。陈德政再和朋友组了乐团,不同于高中表演时COVER歌曲,他开始尝试创作自己的音乐。大一时参加金旋奖,最后在初选时落选,「现在回头去看会觉得自己没什么写歌的才华,写歌词和写文章是两回事。」陈德政表示自己从小就喜爱写作和听音乐,而尝试音乐创作的他一年后选择放弃这条路,「当时会觉得我写的东西和我听的东西的差距非常遥远。」
  
另一种形式的声音传达 在广播电台向未知发声
 
        而在高三至大二这段玩乐团期间,陈德政同时受到在台南南都广播电台的朋友邀请,和朋友一起主持音乐类广播节目《小绿洲》。那是一个YOUTUBE还没有出现的年代,虽然调制解调器可以拨接上网,但网络还不似今日普及,陈德政回忆自己第一次守在收音机旁等待节目被播出的模样,「那是一个蛮神奇的时刻,你会觉得此时此刻任何人转到那个电台,他就会听到我们在讲话,那是一种传播的力量。」
 
      「当时拥有传播力量的人相对特定,你可能不是DJ就是记者,」不同于现在科技让民众能随时使用直播功能,当时媒体的话语权集中于特定群体上,也没有如今线上的多方互动,广播营造的空间相对更具有单向传递的特征,「你就像一座大海上的灯塔,在那里发出一些声波讯号,你不确定它会漂流到哪边、有哪些人会接收到。」
 
     在地方广播电台担任DJ的日子,陈德政在节目传递西洋另类音乐资讯,主题在当时显得冷门,陈德政表示,「第一个是不知道有谁在听,第二个是不知道他听了之后对这些音乐有没有感觉,但也许我们无形中就找到一些同好。」
  
FM还是灯塔吗? 广播之于现在的我们
 
        八年前,陈德政出版第一本书籍《给所有明日的聚会》,一场在台南的相关活动让陈德政碰见曾听过《小绿洲》的听众,「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碰见这节目的听众。」曾在地方电台聊着西洋音乐的青年历过了拨接网络时期,来到无线网络深入日常的现在,智慧手机、电视电脑普及,几乎人手皆可触及多项传播媒介。同时广播节目纷纷开设脸书粉专,以同步直播和民众互动,旧广播时代早已结束。面对广播节目和线上直播界线日益模糊,陈德政说,「其实这没有好或不好,科技演进到某个程度,有一些我们过去认知的概念自然会被打破。」
 
       而广播会消失吗?使用收音机调频接收资讯的模样已逐渐消失于民众生活中,在空中传递的声音会传递到多少人的耳朵?「我认为广播会一直存在,」陈德政思索,「你看书,现在已经有电子书了;至于黑胶、卡带或CD,现在大家都使用串流。所以如果你要阅读和听音乐,现在已经有很多取代它们的方法。」陈德政表示,这些载体本身不会消失,由于因应小众而存在,反而逐渐转变为品味或者怀旧情怀的象征,广播亦是如此。然而最后陈德政笑说,「一百年以后又难讲,也许一百年后所有的广播都发生在网络上。」
 
走过音乐创作与推播 陈德政笔下的音乐评论
 
       在学生时代以创作者和资讯推播者的身分与音乐碰撞后,陈德政在后来创立了部落格音速青春,以文字评论再次贴近摇滚乐。在他眼里音乐没有好坏之分,只因众人品味不同而有喜恶差异,而在主观感知以外,也存在寻求于众人集体共识的客观性,「在写音乐文字或乐评的人,就是尽可能在主观和客观中间找到一个他觉得舒适的平衡点。」
 
    「客观性英文可以说"Common Ground",Common是『共同』的意思,Ground是『地』的意思,所以Common Ground是我们都可以把脚踩在那边的、一块还算舒服的地方。」陈德政解释,即使对音乐的感受源自个人主观,但当一篇音乐评论是发表在公开刊物上时,作者应有责任去顾及客观性,这是透过时间积累不同世代意见的交会之处,再形成集体共识,让传播音乐的见解不流于自说自话。
 
        此外,陈德政提及艺术所具有的时间性,在岁月流逝的进程中,艺术本体与受众的关系会持续改变,此刻回头看以前的乐评,对同一张专辑的意见也许已经不同,所以提笔时所写的便只是当时对专辑的感受,也因此评论音乐的当下诚实为一切前提,「乐评就是你当下对它的看法和感觉,真诚地面对它。」
 
乐评的意义 做茫茫大海里为你指路的眼睛
 
     「乐评在以前存在的意义是,以往没有串流与发达的网络,那时候大家听音乐一定要去实体唱片行买。」由于当时听音乐的族群仍以青少年为大宗,在零用钱有限之下,要在唱片行几千张专辑海中挑出珍贵的几张专辑作为收藏,乐评人的品味便成为当时代的指南,也因此形塑了乐评人的话语权和权威性。
 
        串流平台兴起后,各式各样的音乐透过搜寻键被推送至听众耳边,从音乐的汪洋里寻觅并建立自己的品味不再困难,「以前我们看一篇乐评,它说,『这个新出道的A乐团一定是听B乐团长大』,当下你就会觉得,『哇,是吗?』而现在你可以立刻把B乐团的歌找出来听,你马上就可以自己评断到底像不像、或是A乐团到底有没有受到它的影响,搞不好你觉得一点都不像。」
 
      陈德政指出,这是串流兴起后对音乐文字存在的必要性带来的巨大扭转,串流时代的开启象征把诠释音乐的权力交还听众,「如今大家都可以更自由开阔地发掘自己想要的音乐。」
 
我们的时代:被听见容易 被记得变得困难?
 
      随着网络与新媒体兴起,各种管道给予发声的破口,音乐与声响被听见变得相对容易,而音乐产业中,创作者、文字工作者以及DJ在推播上的连结纽带也面临本质和交互的转变。
 
     「不管是对于做广播的、或是写音乐文字的、或是在玩音乐的人而言,现在有点混沌不明的、或说百家争鸣的状态,就是现在的现况。要认清这点,知道这个时代就是这样。」陈德政形容如今所处的环境资讯轰炸紧密,「现在不太可能有像以前那样众所瞩目的声音出来了,那个声音可以指的是一个DJ的声音、一个乐评人的声音、或是一个乐团的声音,那个年代基本上已经过去了,即使它会不会再回来我不是很确定。」
 
      「我自己的观察是,草东没有派对几年前被主流媒体报导、受到大众认识之后,我目前没有看到下一波比较明确的叙事或脉络,但也或许这就是一个去脉络化、不太需要大叙事的年代。」陈德政认为,在这样的音乐环境下,必须将重心回归于各自擅长与热爱的领域,专心做真心喜欢的事,而不是思考如何被更多人看见与记得,「那些都已经不在你的掌控之下了,那需要机缘,但你可能终究没办法得到那些东西,所以不管你在什么岗位上,你要喜欢你目前在做的事情。」
 
「放慢你的脚步,听见被忽略的声响」
 
      从创作、推播与评论端解构音乐的不同切面,访谈最后,邀请陈德政对时下声音创作者说话,「我想,走路不要走太快吧。」陈德政思索一阵后表示。
 
     「这是一位摄影师说过的话,有人问他要怎么拍出好照片,他说走路走慢一点,你才可以留意到街上有哪些风景。如果可以稍微停下脚步、仔细听身边的环境音,可能会发现一些平常被你忽略、但确实存在那里的声音。」身处万众争鸣、充满声音的地方,可能更容易忽略身畔细微的声响,此时此刻,也许适合驻足。
-

📣第二届声音创作展—#辑光词组
 
每天我们制造、接收、穿过各式各样的声音,
有哪一些是被选取,在声响的海中留存、在记忆的海中留存?
展览时间:4/8(一)- 4/12(五)每日1200-1600
展览地点:总图二楼经典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