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专访萧圣健|从日常找寻声音不同的可能

This is an image
  
  闭上双眼,鸟鸣声不绝于耳,彷佛置身于乡间小路,然而这里是台北双年展展间,映入眼帘的是昏黄的灯光与错综复杂的电线装置,艺术家萧圣健的作品《归》将人们从繁忙的生活中抽离,重新感受最纯粹的记忆。
 
从声音回忆过去,反思现在

  在萧圣健的作品中,时常可以看见回忆的影子,许是海浪拍搏声,抑或是唧唧蝉鸣,萧圣健分享,「那些声音是我生命或是我自己经验中的一个连结的回忆,他就像一个开关,当我听到那个声音,我就会连结到那个时空和那时候的回忆。」
 
  出生于台南乡下,成年后在高雄的工作经验,带给他许多作品的灵感。2014年的作品《日出.日落》即是借由在高雄旗津任教的经验所发想的作品,当时的萧圣健每天在夕阳的馀晖下作画,在浪花的拍搏声中入眠。而离开旗津后,当时的声音与景象所带来的冲击令他无法忘怀,「也许人都是离开那个环境和时间之后,再去回忆就会觉得他特别美。」因此他利用竹筛、黄豆、工业废弃物等物品,呈现出海浪拍打、虫叫与蛙鸣,只为了还原记忆中的大自然声响。
 
  而在作品中使用工业废弃物以及人造素材一直是萧圣健很大的特色,借由现代化元素营造大自然声响所产生的反差感,借此讽刺人类在追求科技文明发展的同时,总是忽略并且破坏自然,「虽然我们要去复制这个大自然的美景,但实际上就是我们毁了大自然的样貌,而最终我们也只能在工业废墟当中去缅怀那个过去的原本是很自然的环境的美,也是挺讽刺的。」
 
找寻声音的各种可能

  在转换记忆中的声响时,萧圣健勇于尝试不同素材,也时常在日常生活中找寻灵感,对他而言声音不分优劣,尽管是一般人不喜欢的噪音,传进萧圣健的耳里就可能产生新的意义,「我只要一听到声音,就会想这个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可不可以跟一些虫鸣鸟叫声、自然的声音连结,而连结后我又该如何复制这个声音让他再重复发出来。」
 
  然而再制声音的过程中,声响失真是无法避免的难关,萧圣健坦言,「不是所有听到的声音都做得出来,就算你把声音做出来了,你也必须赋予他的一些意义,以及跟自己经验的连结,甚至还有艺术性造型上的设计。」尽管失真在创作中难以避免,萧圣健认为创作的重要之处在于与回忆做连结,「只要能够连结得上,能够打动我自己打动观众内心的回忆,我觉得就没问题」他也以开放的视角看待失真,「毕竟这是一个艺术创作,就好像说有什么印象派之类的,我觉得只要把艺术家想要呈现的部分很有力的完全呈现出来就好。」
 
不设限艺术,迸发不同火花

  如同面对创作中作品的不同面貌,萧圣健也乐观看待艺术不同的面貌,对他而言,「艺术是一种呈现艺术家内心想法或感想的方式,或是说一种艺术家借由作品跟观众对话的过程」在与自我对话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将拥有自己的答案,而在每个阶段对艺术的看法可能都不尽相同,这些想法无分优劣。
 
  面对越来越多元的艺术呈现方式,萧圣健也直言无须为此设限,「只要能够好好的掌握好所谓的工具,就不需在意是影像还是声音,也不需要去限制自己是个声音艺术家或是影像艺术家」透过声响、画面等不同感官的交织,为艺术创造更多可能。
 
倾听内心的真实,便可打动众人

  访谈最后,邀请萧圣健勉励同在声音创作努力的人们,「前辈不敢当啦,我自己也是还在摸索当中」萧圣健谦虚地笑称,随即又正色说道,「不需要过分执着于技术,应该要找寻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只要可以打动自己,就可以打动别人」跟随着自己的内心,便可引领创作者在这条路上前行。

-

📣第二届声音创作展—#辑光词组
 
每天我们制造、接收、穿过各式各样的声音,
有哪一些是被选取,在声响的海中留存、在记忆的海中留存?
展览时间:4/8(一)- 4/12(五)每日1200-1600
展览地点:总图二楼经典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