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政治大学政大之声实习广播电台

孙妈妈工作坊推社区照护 鼓励精神病患回归社会

  • 2019-12-26
  • 吴 佳昱

This is an image

◎学员们穿着符合规定的围裙与头套,正在捏馒头与塑型。

【政大之声记者叶婉宜的专题报导】

  每周二早上,孙妈妈工作坊的学员们穿着围裙与头套,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低头专心制作馒头。孙妈妈工作坊是帮助精神病患进行社区复健的机构,工作坊习惯以「学员」称呼精神病友。除了做馒头,工作坊也有文书处理、烹饪、太极拳等多元选修课,借由让学员学习不同的生活技能,寻找自己的兴趣。
 
  馒头制作活动从筛粉、制作、包装,全程由学员负责,孙妈妈工作坊的职能治疗师陈姵君将制作馒头的流程,拆解成多人同时进行的活动:「先把工作拆成很多步骤,然后我们把两边去媒合起来。体力好的学员,他或许可以做一些比较粗大动作,但是他可能没有办法做那很精细的,例如把馒头滚圆阿,这个部分就会交给精细功能比较好的人。」她认为当学员无法一次学会所有步骤时,彼此分工合作便能降低学习压力。学员能从中先找到自己擅长的部分,工作人员再依照每个人的进步情形,逐渐调整学习速度。
 
  精神病患出院后,依据康复情况可以选择去会所、工作坊、康复之家进行复健,而病情较稳定者才能去工作坊学习。在工作坊,学员们按照课表上课,需要准时出席,也有每日值班的工作,但工作人员不会以复健进度的掌控者来管理学员,而是以普通的方式与学员相处。孙妈妈工作坊的社工人员萧博文说明:「可能没有办法达到完全平等,可是我们会尽量就是先从称谓开始,我们就不讲称谓,我们就互称名字。我们工作也都是一起来,我们是一起参入在其中,因为我们是一起把工作坊的东西做好。」过去社会大众放大检视部分具有攻击性的精神病患,因此对病患有所恐惧,但萧博文认为工作坊的学员个性单纯,大众可以尝试以交朋友的心态与他们交流。
 
  学员去工作坊学习,不只降低强制住院比例,也减轻照顾者的负担,甚至能发挥在工作坊学到的生活技能,成为家中的劳动力。工作坊的运作主要以健保点数给付为主,超过健保认定的给付标准便无法申请补助。当工作坊想筹办更大型的活动时,便会遇到资源有限的困境。孙妈妈工作坊主任叶千嫆解释:「就算经费不足我们就是想办法去募款,遇到一些,就是办理事情上的阻碍时,我们也会想办法去(解决),如果这件事该做的,我们就会想办法去完成它。」工作坊除了募款规划曙光杯篮球赛,也有参加心满意足杯康复足球友谊赛,让学员走出社区,体验更多元的复健运动。叶千希望学员在看到工作人员努力突破经费限制的同时,也能鼓励自己克服身体的病症。
 
  孙妈妈工作坊提供学员一个介于日间疗养机构与职场的中间场所,学员跟随工作坊的学习步调,逐步适应回归职场前的生活。孙妈妈工作坊学员袁懋芸分享:「你可以先待在工作坊,先把自己的实力培养出来,也可以等自己的精神状况比较稳定以后,就可以直接去到一般职场上工作。」工作坊不仅帮助学员回归职场,也带学员主动参与社区服务,让学员与社区融入不只是一次性活动,而是长期与社区居民共处,增进大众对精神病患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