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政治大学政大之声实习广播电台

台北市爱心站递减 学童安全需受关注

  • 2022-05-04
  • 艳凌助教
这是一张图片

◎ 放学时段,只身回家的文山区国小生


【政大之声记者陈美妤、蔡文馨、詹晶雅、林玟君、范正曦的专题报导、专题Leader吕益诚】


  教育部和内政部警政署为了保障儿童安全,鼓励学校能与周遭商家合作,成立爱心服务站(以下简称爱心站)。4月18日,台北市议员潘怀宗在议会质询时点出,台北市爱心站3年来减少了257处,甚至有学校周边完全没有爱心站,质疑校方落实爱心站的精神不彰,他警惕台北市教育局应积极推动该计画,让学童获得更完善的保护。

  已经推动5年以上的爱心站,透过校方提出合适的商家名册,交由警政单位核准通过后,校方会亲自和周边商家协商,让这些商家可以在孩子遇到危险时,主动通知校方或警政单位协助处理。潘怀宗指出,过去1年内,北市国小发生跟踪与骚扰的案件就达10件,而10起案件都因爱心站发挥功用,才避免憾事发生。台北市警察局妇幼警察队侦防组警务员张坤宪也说明:「这些店家被遴选为这个爱心服务站,他自己会有一个责任感,我应该要多关心这个学校的一些学童的一些日常,所以说爱心服务站就发挥了,第三方监控的一个作用。」借由爱心站的设置,商家会主动注意上下学孩童的状况,然而近年来爱心站的减少,使得学童安全暴露在风险中。

  根据「国民中小学周边安心走廊之爱心服务站建构计画」,建议每校周边需设立25个爱心站,但从去年的台北市爱心站统计报告中显示,没有一间学校成功达标。潘怀宗解释,建构完善的爱心站系统,不光需要足够的店家数量,店家也需分布在校园的四面八方,以及在上下学时段能够留意孩童的情况,但如果学校周围连一家爱心站都没有,更无法论及安全品质。针对近年爱心站减少,台北市教育局国小教育科科长锺德馨指出:「他的减少主要是整个社会结构的改变。早期比较多这种店家都是属于跟民房、民宅,或者是说本身老板就是店长的概念,社区的紧密度比较强,那现在比较多的店家,可能都是属于连锁性质的便利商店,有的时候他能不能加入,常常有时候看私人企业他们,在决定上没有那么简单。」另一方面,负责审核爱心站的张坤宪也说明,因为近年保护个资的意识提升,这些自愿成为爱心站的商家,在进入申请程序时,往往会被要求提供大量私人资料,导致审核程序繁杂,让许多店家感到为难。

  面对爱心站减少的问题,大安国中学务处主任李昆泰以学校立场提供意见:「如果推动上有困难,其实我们就是直接去拜访里长,这个成功机率都还蛮大的,透过里长的介绍的店家或是便利商店,是真的可以帮助到孩子。」他说明学校能借由有力人士的协助,拓展爱心站设置范围。张坤宪也特别提及,除了爱心站之外,孩童也要懂得主动寻求帮助,因此希望校方可以多透过宣导、教育以及模拟情况,让学童在面临到危险的时候,能够勇敢向外人呼救。

  爱心站的设置,除了校方需要努力宣导外,锺德馨也提到:「爱心商店设置基本上,因为他是结合民间社会的力量,特别很多店家也是发挥他社会责任跟企业精神的概念。」目前台北市爱心站商家的帮忙是出于自身良善,他希望未来可以借由校方的管道,增加爱心站的知名度,达到互利效果,让更多商家愿意投入关注儿童安全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