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政治大学政大之声实习广播电台

集结社会议题之声 香港《九歌》计画政大展出

  • 2019-11-28
  • 吴 佳昱

This is an image

展览于政大艺文中心展场的布置,墙上张贴台港艺术行动者姓名及香港社会运动痕迹。

【政大之声记者陈谦、徐宇昕、叶婉宜的专题报导】

  由香港独立音乐人郭达年与国立政治大学艺文中心合作主办的《九歌:声音文件集结4年展》从11月18日开始,展开为期一个月的静态展览以及五场由台湾和香港艺术行动者共同呈现的声音展演。《九歌》是一项从2016年开始的声音文件征件计画计画雏形来自于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郭达年为了表达对中国建制的反动,开始筹组的文化性音乐活动,其中包含音乐祭和音乐刊物,但因为筹组过程中需要的各方意见不易整合,所以他发想出以声音文件征求形式进行的《九歌》计画。
 
  「点解系一个文本呢,因为你净咁听歌做为娱乐咁嚟听,当然就系一首歌,但如果你睇佢个文化史,睇佢个前文后理,睇佢整个人类生活嘅过程入面嘅状态嘅话,呢首歌就好似一个标本、一个文本,可以读到好多嘢出嚟。」(为什么是一个文本呢,因为你只是纯听歌做为娱乐,这样来听的话,歌就只是一首歌,但如果你看它的文化史,看它的前文后理,看它整个人类生活的过程里面的状态的话,那这首歌就好像一个标本、一个文本,可以解读很多东西出来。)郭达年说明,声音文件可能是歌曲、谈话、诗歌或大自然的声响,他想让声音文件集结后形成「文本」,使得这些声音不只是档案,而是更能体现出人类生活样貌、历史与文化意义的文本。
 
  展场中除了播放历年蒐集的声音文件,也陈列装置作品,其中由香港画家陈清华制作的作品《六四刻》,把刻有六四相关运动参与者姓名以及抗争诗句的印章,锁在一个个悬挂在展场的铁笼内。陈清华表示,《六四刻》不仅仅为了悼念因为参与社会运动而失去自由的人们,更释放了她对社会不公义的悲愤:「喺战场嗰度, 你既思维喺于进或者攻, 但系艺术当你唔喺嗰个当下, 艺术系可以帮助到抗争,唔同嘅艺术表达, 系会深入其他在旁边嘅人嘅心。」
在战场里面,你的思维是在于你要去进或者去攻,但是艺术是当你不在那个当下的时候,艺术是可以帮助到抗争,这些不同的艺术表达,是会深入其他在旁边的人的心。)她认为,任何形式的艺术表达,都可以是参与抗争或传递诉求的工具,同时也能唤起民众关注议题的意识。

 
  展览期间,也有6组台湾的艺术行动者参与声音展演,演出者之一的日月鸟,长期为台湾环境发声,他的作品〈异议者的夜晚〉被收录在2018年的《九歌》计画。日月鸟指出,对应香港正值抗争的时局,《九歌》计画在台湾的展出更具意义:「九歌在这边的一个展出,恰恰就是让我们去体验、反思我们的生活,它不只是讲反送中,它讲得是更大的对威权、对极权的一种防止和控诉。」政大艺文中心主任侯云舒说明引入计画到校园展览的目的:「出了校园以后,你会面对非常复杂的社会,那你要怎么在这个生活里面找到一个可以安生立命的方式,那这个其实是我们这次引入这场展览很重要的一个抛砖引玉。」她认为,台湾不可能置身于世界的变动之外,所以期许学生能够透过这场展览,思考如何面对社会的变动与冲撞。
 
  对于《九歌》计画的未来发展,郭达年表示,计画自始至终都没有设定发展的方向,大众的参与和作品集结的状态,才是他认为重要的内涵:「我觉得亦都唔重要话九歌点样, 总之有人出现, 拿作品嚟介入呢个九歌嘅集结先至有意思, 近代呢段时间嘅运动都系好类似嘅, 可能隔几条街大家嘅谂法又唔同。 但系唔紧要我觉得最紧要系大家都在街上面既时候样野先至有意思。」
我觉得九歌怎样不重要,总之有人出现,拿作品来介入这个九歌的集结才有意义,近代这段时间的运动也是很类似的,可能隔几条街大家的想法又不同了。但没关系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在街上的时候这件事情才有意义。他认为《九歌》计画就和社会运动一样,重点不在于大众的声音和意见相同与否,而是在于每个人都参与发声或讨论,才能达到倡议的目的。

  「想一想:你能看到他黑口罩上的眼睛吗,是那份对自由,民主的祈盼;想一想:你曾经见到自己便是他吗?」(香港画家陈清华《想一想》演出节录,2019.11.19于政大艺文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