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政治大学政大之声实习广播电台

重返社会的漫漫长路 更生母亲的美丽与哀愁

  • 2019-12-17
  • 吴 曼嘉

This is an image

台湾更生保护会与璞真中途之家合作,协助更生人重建生活,与社会接轨。

 

【政大之声记者徐郁淳、杨若绢、黑立安、陈宥菘、黄芸柔的采访报导】

  国立中央大学学生参加「2018台积电青年筑梦计画」,今年10月出版《监狱里的母亲们》一书,描述4名更生母亲入狱的缘起、在狱中的生活以及重返社会遇到的阻碍。作者潘丁菡分享创作理念:「我没有要把他们任何人英雄化的意思,也没有要为他们提出任何的辩解,但是我想要映照出的是他们的生命是这样子的,我想要让别人知道有人是这样的活着的。」潘丁菡期盼透过剖析更生母亲的人生故事,消弭社会对更生人的歧视。

  书中提到,更生母亲出狱后容易面临与亲人疏离的处境。目前出狱3个月的董小姐(化名),在生下小孩后不久,就因毒品而判处1年又5个月刑期,服刑期间由她的表哥与姊姊轮流照顾小孩。然而,出狱后,尽管她亲自照顾孩子,孩子起先却对这突如其来的母亲感到陌生,董小姐说:「刚开始我一回来的时候是蛮陌生的,也会想到小孩子也是蛮无辜的。」历经长时间的相处,她的孩子才接受自己的母亲。而因诈欺罪入狱的杨婆婆(化名),入狱前儿子正就读大学,杨婆婆无法陪伴儿子度过重要的成长历程:「我心中只有一个愿望,我儿子能够平安的大学毕业、找个工作、结婚、生小孩,这是很普通的愿望,可是对我们来讲就是很奢侈的愿望。」但当时在监狱中的她,仍然担心母子之间的疏远,会让儿子结交坏朋友、染上恶习。她选择告诉儿子自己入狱的经过,并表示当时会犯错是为了维持家庭生计,如果重新来过,仍然会选择犯罪,希望儿子了解她的苦衷和不得已。

  更生母亲寻找工作容易碰壁,即使遇到愿意接受的雇主,更生母亲也会因为养儿育女的牵绊而难以就职。杨婆婆担心前科会成为就职的阻碍,无法坦诚告诉雇主自己的过往,但也因此难以选择依法投劳、健保的工作,她说:「那我现在会来这一家是因为他们也不报薪资报表,因为他不给你劳健保,老板要省钱。」但尽管工作环境不良善,杨婆婆还是认真工作,成为店内业绩最好的员工。董小姐原先规划出狱后先找份工作,却无奈于存款不足以支付幼儿园费用,造成因为要照顾孩子,而无法工作赚钱的窘境,只能由表哥的薪水支撑3 人的生活费用。董小姐期望政府补助更生家庭孩童就学费用,让更生母亲出狱后可以先就职,提早与社会接轨。

  台湾更生保护会帮助更生人回归社会,然而,社会上仍然存在许多不利更生人重返社会的偏见,更保会新北分会主任陈美霞指出,有些企业要求更生人须持有「良民证」才能就职,或是在职场上遭受不平等的对待:「他在薪资的调整、或着是说在职务的调整上,他就远不如那个跟他一起同期进去的,包括他的试用期他说也许人家试用2个月,然后他跟他说,你可能要到半年喔。」陈美霞认为企业应放宽标准,给予更生人更多工作机会。

  杨婆婆除了乐观面对自己的过去,更帮助需要戒毒的狱友:「我出狱以后,我有回去看过他们几次,他们就会很开心,我就会鼓励他们,因为他们年龄跟我儿子都是差不多的,只是将来你们出去,就是千万不要再吸毒。」更生母亲在出狱后,希望重建与家人的感情,也期盼透过自身努力,获得社会的接纳。乌云逐渐消散,微光透过云层撒落,更生母亲重新回到阳光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