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细看政大校园视障权益 口述影像促进文化平权

  • 2019-10-15
  • 吴 曼嘉

This is an image

讲座中讲师甘仲维分享自身的生命故事,并说明「口述影像」当今的应用型态。

【政大之声记者黄芸柔、陈宥菘、徐郁淳、杨若绢、黑立安的专题报导】
 

  「口述影像」是以精准的文字,将视觉资讯说给视觉障碍者听的一种服务。10月7日晚间,政大四叶社在国立政治大学校内举办「身心障碍X文化平权,让我们来聊聊口述影像」讲座,邀请台湾视觉希望协会理事长甘仲维分享他身为视障者的生命故事和口述影像的应用。
 
  口述影像的应用范围众多,可以应用在电视、电影或静态展演等领域,有助于消弭视障者与非视障者的隔阂,实践文化平权。政大四叶社社长王钰钧阐述口述影像的优势「你在做口述影像专业的时候你不用一直跟别人强调说,喔那是看不到的人在用的。」他认为口述影像模糊了视障者与非视障者间的边界,也帮助视障者更深入了解资讯。口述影像协会秘书长杨圣弘则强调落实口述影像时的注意事项「影像翻成语言,他一定会有筛选的问题。很多人他描述出来的不见得是真正重要的东西,多讲很多内心感受。」在落实口述影像时,必须考量视障者的生活经验,筛选关键性的资讯,并在短时间内用精准的语言表达。
 
  英国、澳洲等欧美国家都已立法要求公营电视台需有一定比例节目提供口述影像,相对而言,台湾在口述影像的发展上仍有进步空间。甘仲维指出,台湾可从学校开始培养口述影像人才:「其实在国内很多的大专院校,特别是传媒传播相关科系的同学,可能连口述影像是什么都没听过,当他们投到业界的时候,他对于口述影像同时还是陌生的。」参与讲座的广告学系学生黄韵轩则分享讲座心得:「之前都没有想过,反正我们拍片、任何形式,就没有想过视障者,可是我觉得今天最大收获就是之后在做不同媒材的创作,其实都可以多想一点。」她也认为口述影像适合纳入传播学院的课程。
 
  在校内课程的观影活动、艺文展演,若缺乏口述影像的服务,可能导致视障同学无法实际参与,进而形成文化弱势。视障学生许家敏希望借由口述影像,在课堂观影活动中吸收更多知识,视障学生蔡孟毅则表达他的心声「我们也很希望我们所接受到的资讯是跟一般人一样的多一样的广。」他期待教授事先提供上课的投影片,让他更完整的吸收课堂资讯。
 
  总务处营缮组组长林庆泓表示,校园内大楼电梯已经按照法规设置电梯语音系统和坡道导盲砖,也坦承目前尚未主动提供其他服务。学务处身心健康中心约用心理师陈正嘉则说明,校方主要提供学业协助,他解释:「我们原则上会提供纸本资料的电子档转换或是转成点字教材,或是请老师提供先提供讲义,然后让他们可以先复习,或是透过声音的方式让他们听到这些资料。」但他表示,因尚未明确收到需求,口述影像服务的提供仍待讨论。
 
  举办本场讲座的政大四叶社曾历经停摆,本学期再度重启。四叶社社长王钰钧分析其中原因包含身心障碍者并不希望曝光身分,且身心障碍文化具独特性,大众不易理解,她也期望大众能更多加理解身心障碍议题我们很常觉得身心障碍的议题就是身心障碍者的事。可是其实我觉得不是,就是我们找的讲师都比较倾向想要谈障碍是大家的事情。」口述影像在台湾仍属新兴,需要大量人力投入,但随着彼此的互相了解,将能更接近真正的文化平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