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政治大学政大之声实习广播电台

亚太人权代表 国际人权博物馆亚太分会在台湾

  • 2019-09-27
  • 孙 武廷
This is an image
国家人权博物馆正式成为国际人权博物馆联盟亚太分会
 

【政大之声记者薛内慈、刘于婷、庄贸钧、邱俐慈的专题报导】
 

        国际人权博物馆联盟主席David Fleming于2019年9月3日国际博物馆协会京都大会宣布,台湾「国家人权博物馆」将正式成为自拉丁美洲分会后,全世界第二个成立的分会—「国际人权博物馆联盟亚太分会」,此成就获得全世界的肯定。

        过去多年,博物馆在亚太地区的角色持续推进,由人权纪念馆筹备处到国家人权博物馆,最后成为国际人权博物馆联盟亚太分会,国家人权博物馆馆长陈俊宏表示:「David Fleming一直都认为说相对于亚洲其他国家,在人权的议题上事实上是表现得非常突出的。」他强调有数码中华民国博物馆协会的老师,是此成就的重要推手:「现在是中华民国博物馆协会的秘书长赖瑛瑛老师,还有一位中华民国博物馆协会的监事,叫吴淑英老师,所以他们当年其实就有在争取说是不是可以扮演什么角色。」众人经过长期努力,更确立台湾在国际人权上的地位。

        台湾民主化的历史脉络,是联盟选择设立亚太分会的依据,David Fleming指出其中的关键:「The main reason is that I think that Taiwan has an interesting record in human rights advancement, unlike many Asian nations. 」他讚赏台湾在人权上的领导与处置,也提出对台湾白色恐怖的看法:「I think that Taiwan has responded appropriately to a dark period, anytime history, and all nations have dark periods, but not all nations are able to deal with them, appropriately afterwards.」他认为所有国家都会面临黑暗时期,但国家要如何处置、安抚受害者,往往才是历史的关键,而台湾面对黑暗历史的处理方式,对联盟来说,是亚太地区最佳的典范。

        然而,在儒家思想的亚太地区,亚太分会往后可能面对众多问题与困难,东吴大学张佛泉人权研究中心教授黄默表示:「儒家思想,对当代我们所了解的主势人权是背道而驰的。」他从历史的角度解释亚太人权推动的困难性:「到了90年代,提出了亚洲价值,李光耀、这个邓小平到现在北京的一些领导人,他们谈的都是:『我们对人权看法跟西方不一样的』我们绝对不能接受西方的观点』」黄默补充,从五四运动以来,到泰国军事政变、菲律宾的民粹,以及香港的反送中议题,在亚太地区,推动西方现代人权容易遭受阻碍,因此黄默强调,虽然设立亚太分会,将提高台湾人权领域的能见度,但势必会消耗庞大的资源与面临文化差异的困难。

       今年十月,国际人权博物馆联盟亚太分会将设立网站,让民众理解亚太人权面貌,陈俊宏表示:「结合亚洲地区的相关的博物馆,我们以共同策展的型式或者是我们用这些共同的研讨会的型式,让那些不容易被听见的底层的声音可以被听见。」他也提到,明年将以主题「暗黑观光」让民众了解负面遗址,并举行「暗黑文学论坛」,以文学为讨论基础,邀请亚太地区曾经经历暗黑历史的国家参与。未来的活动与计画,虽然无法保证亚太地区的人权问题立即改善,但依旧期望能为亚洲其他国家人权议题,带来影响与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