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乐生,声年》纪录片 保存传统祭孔礼乐文化

  • 2019-10-03
  • 吴 佳昱

This is an image
祭孔释奠大典现场的盛况以及礼、乐、佾三生。
 

【政大之声记者  毋彩珊、詹荞、林子顼、高仲凯、纪禹瑄 的专题报导】

  台北市孔子庙庆祝建成90周年,在上周9月28日举行一年一度的「祭孔释奠大典」(注1),典礼过程中听到的祭孔雅乐由重庆国中的学生所演奏。这些奏乐的学生又被称作「乐生」,本年度台北孔庙特别和导演壮敏慈合作,耗费一年时间将乐生们的练习过程拍摄成纪录片《乐生,声年》,并于典礼下午在台北孔庙的剧院放映。
 
  谈到拍摄动机,壮敏慈表示跟学国乐的背景有关。她在大学时看过祭孔乐器,却在参与祭孔大典时、发现乐生都是没有音乐基础的学生,让她十分讶异,于是决定纪录他们的训练过程。提起对传统文化的看法,壮敏慈强调:「应该要让传统文化有新的生命力,然后有能力可以融入现代的这个社会当中。」她也说,与其在影片中介绍祭孔音乐和乐器,将重点放在乐生的成长上,更容易让大众愿意了解乐生文化。
 
  关于乐生文化的起源,重庆国民乐生指导老师孙瑞金说明,从两千多年前的祭孔大典开始、乐生就由15岁以下的童生来担任。在乐生的训练过程上,他强调自己相当严格,为了让学生在演奏时能够保持纹风不动,连暑假也要长时间在大太阳下练习。另一方面,孙瑞金表示乐生的重要性在于能让典礼气氛更为庄重,也利于仪式进行。然而他提到,由于少子化和学生家长意愿不高,愿意担任乐生的人越来越少,他说:「希望有更多的诱因让学生来,少子化我们解决不了,但起码只要有人,你愿意让他来这是最重要的。」他认为如果长此以往,未来乐生传承将面临困难。
 
  尽管训练过程辛苦,学生却也从中收获许多。负责演奏古琴的乐生王妍巽表示,由于她国小曾是佾生(注2),升上国中后也希望成为乐生。回想一年间的训练过程,她指出:「要很有毅力吧,因为站很久,然后还要边弹奏乐器这样。」她认为身为乐生除了学到一种新乐器,过程中更能感受自己的成长。另外针对本次纪录片拍摄,乐生张宗亦表示乐生的故事能被搬上银幕很新奇、也让他很高兴,他解释:「这个纪录片一拍出来之后,他有入围那个奖,然后让更多人知道乐生是什么。」并说明自己上高中会继续担任典礼中的礼生。
 
  祭孔大典当天上午观礼人潮众多,前来观礼的民众张佑甄认为乐生文化应该继续传承,她说:「我觉得很震撼,因为真的现场听到跟你在电视上看到的感觉是差很多的。」而下午纪录片放映结束后,观众朱德梅感受到乐生坚持不懈的精神、带来很多启发,也认同传统文化带来的正面影响。至于当初合作拍摄纪录片的起源,台北市孔庙管理委员会干事邓翔发解释,因缘际会下找到想要拍摄这部影片的导演壮敏慈,双方才开始合作。而祭孔文化也因此首次以纪录片的方式被保存。另外邓翔发表示:「其实以现代来讲,数码典藏的方式其实是一个趋势,所以我们也希望说透过一个影像的拍摄来保存他们整个受训过程。」为了推广祭孔文化,他们规划在未来拍摄更多纪录片,也透露下一部将以佾生为主题。在传播形式多元的现代,拍摄纪录片的方式除了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文化,也期望能为传统文化注入新的生命力。
 
(注1)祭孔释奠大典:华夏民族为了尊崇与怀念至圣先师孔子,而主要在孔庙举行的隆重祀典。
(注2)佾生:祭孔释奠大典上负责表演乐舞的童生,他们表演的释奠佾舞依不同编制又分有六佾舞和八佾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