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政治大学政大之声实习广播电台

飞羽的守护者 汪以竣推动校园护鸟计画

  • 2021-12-24
  • 王郁婷
This is an image

座落在花园内的小鸟屋。校园中庭的景观花园不仅能让鸟儿栖息,也能疗癒师生的身心。

 

【政大之声记者江昇的专题报导】

  下课时分,学生们在校园角落发现了一只一动也不动的金背鸠,连忙呼唤以竣老师前来帮忙。这里是深坑国中,一所护鸟、爱鸟的学校。
 
  深坑国中从去年开始推行名为「张飞客栈~深中救伤」的护鸟计画,这项计画在今年八月获颁教育部美感生活学习地图实践计画的特优银质奖。而计画的初衷,源自深坑国中老师汪以竣那一份珍爱生命的心意。
 
  热爱观察鸟类的汪以竣,在台北市野鸟学会的指导下,发现深坑国中校内有超过五十种野鸟栖息,可说是鸟类爱好者的乐园。然而某一天,汪以竣在走廊上捡到一只被BB弹射伤的红嘴黑鹎:「他这样翅膀打开来都没有毛,他的飞羽都掉光了。救伤中心的老师们帮他检查,发现这边有个圆圆的伤口。」他这才发现对野鸟而言,这座校园其实处处隐藏着危机。除了人为的伤害之外,野猫、病菌、窗户……有许多因素会导致鸟儿受伤,甚至死亡。
 
  野鸟学会救伤中心检查过红嘴黑鹎的伤势后,顺势将牠交给汪以竣照顾,从此开启了汪以竣与救伤中心的合作关系。当救伤中心送来伤鸟,汪以竣就把牠们安置在空教室内,每天餵养牠们,直到伤鸟们能自行展翅,从窗口飞离教室为止。但由于空教室内的空气不甚流通,校长李建英提案将照顾地点改到户外,于是为了在中庭兴建大型的野放笼舍,汪以竣报名教育部的美感生活学习地图实践计画,借此获得补助经费,并让全校师生共同站在护鸟的阵线上。
 
  计画内容除了兴建野放笼舍之外,还包括让学生打造木制鸟屋、从鸟儿的视角创作新诗、自行设计并制作窗贴等等。汪以竣特别针对最后一项做解释,当野鸟在飞行时,很容易撞上完全透明的玻璃窗,酿成惨剧:「撞到玻璃呢,大部分通常都是直接死掉。」不过自从教室的窗户全面贴上窗贴后,窗杀事件数已经降到零起,而野放笼舍「张飞客栈」也在11月10日正式启用,提供伤鸟更完善的照顾环境,汪以竣对这些计画成效十分满意。
 
  护鸟计画推行一年后,当学生在校园里遇见伤鸟,已经不会感到慌张:「学校老师平常会跟我们讲,如何去应对。」学生高林发分享,他很清楚遇到伤鸟时,应该第一时间通知汪老师过去协助。李建英则注意到学生们的心态在计画推行前后,产生了明显的改变:「我是觉得孩子言语啦、言谈之间变的比较温暖、柔软,就是比较会站在他者的角度去看事情。」她也进一步表示,希望可以在计画执行的第二年将关注对象由鸟推展到人,并在野放笼舍前打造能疗癒人心的景观花园。
 
  曾经有学生把被车轮辗过的鸟捡到汪以竣面前,请求他的帮助,他苦笑着说这应该不能救了,接着便动手埋葬鸟儿的遗体。汪以竣认为,帮助伤鸟对学生而言也是一种生命教育:「他们可以跳脱自己,去帮助别的生命,而在帮助任何其他生命当中,他不会得到任何感谢,他只会得到他能帮助别人的成就感。」借由实施生命教育,汪以竣希望能协助学生们累积经验、充实自我,以野鸟的艳丽飞羽,富足学生的青春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