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政治大学政大之声实习广播电台

突破感官限制 「口述影像」助视障者聆听电影

  • 2020-05-28
  • 政大之声

This is an image
◎在2019年TIFA台湾国际艺术节由黄翊工作室所带来的表演《长路》中,国家两厅院提供视障朋友体验踩踏及触摸旋转舞台样板的服务。
◎照片来源:由国家两厅院提供。


【政大之声记者李宜恬的专题报导】
 

  「逃税都来不及了,还可以退税?他们没有我聪明啦!金海的老婆翻了个白眼走进房间,金海继续玩着他的高尔夫球。」这是来自电影《药笑24小时》口述影像版中的片段。视障者因为缺乏影像视觉元素的体验,一般只能透过声音去猜测电影的场景、人物的肢体动作等。为了让视障者也能轻松欣赏电影,并且不会由于身体上的缺失,而被剥夺接近文化及艺术的可能性,公共电视人生剧展与辛建宗电影有限公司,长期制作「影视节目口述影像版」,协助视障者积累对视觉世界的想像。

  无法透过眼睛观看,导致视障者在收听电影时,难以判断人物的表情与行为,视障者邱嵩尧谈到,虽然可以透过语气推测角色的情绪,但是他发现:「人物会是那种比较有心机的,他可能情绪跟语言是不对等的,那他的表情可能是很微小的,那个是要用眼睛才看得出来的。」身为先天视障者的口述影像发展协会秘书长杨圣弘也回想起,过去曾经在电影院因为朋友从旁协助讲解画面,引起其他观众抗议的经验,他不禁无奈地说:「我去有意义吗?我去能懂吗?那当我不懂的时候我去干嘛?」他认为,当视障者失去理解电影的权利时,就等于缺少了和明眼人交流的机会,甚至在职场上,也可能因为无法与他人沟通视觉资讯,限缩工作的多元性。

  「口述影像」是一种将肉眼所见的事物,在不干扰影像原有声音的情况下,用口语清楚表达的专业技术,可以应用在影视节目、表演艺术、静态展览等各项活动。其中,「影视节目口述影像版」的制作最为复杂,口述影像应用设计师赵又慈解释它的困难之处:「你需要反复地去看那个片子,你要计算秒数,然后你要不停地重复的去唸,然后试着说我现在放进去的这个东西,他有没有回应那个影像真实。」她表示,有些电影没有对白的时间非常短,需要仔细思考如何在几秒内传递最关键的资讯。

  影视节目口述影像版的制作,从观看电影、撰写文稿到录音剪辑,约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辛建宗电影制作有限公司监制康琼文分享撰写文稿需要注意的细节:「因为有时候我们会穿插几年前、十年前,那我们有可能没有字幕,他只是用人的衣服,然后穿着打扮一换,那如果我们不提示的话,其实视障者会很混乱。」她强调,文稿不可省略场景与时间的转换。另外,当电影的人物繁杂时,便需要花费更多心力,将不同角色的特点描述出来。

  每个人都享有文化近用的权利,不会因为他的身分、性别,或身心障碍而有落差。近年来,文化部推动「文化平权」政策,鼓励各式艺文场馆推出舞台剧、展览等口述影像服务。国家两厅院除了多次举办舞台剧口述影像场,也提供「触觉导览」服务,国家两厅院副总监许美玲说明「触觉导览」的运作方式:「先让你试摸衣服,让你去感受,然后甚至有机会的话我们带到舞台,他就可以感受那个size、空间感。」透过触摸演出的服装与道具,可以让视障者对表演有更深入的理解。

  口述影像服务不只有视障者受益,在舞蹈表演、美术馆导览上,也可以让明眼人增进对艺术文化的理解。赵又慈指出,口述影像服务其实有助于「全人类的文化近用」,她认为艺文活动应该在创作时就考量各种需求,让每个人都能自由享受不同的文化体验。